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协提案
案  由: 关于推进我省特殊融合教育发展的建议
提 案 者: [民主党派] 台盟海南省委会;
     特殊教育是实现教育公平与社会公正的本质要求,是衡量教育水平和文明程度的重要尺度。近年来,我省特殊教育取得显著成绩,特教办学条件逐步改善,适龄特殊儿童入学率不断提高,办学体系进一步完善。目前我省特殊教育的整体发展仍然面临一些困难和挑战,尤其是在融合教育方面还有待提升。
    一、我省特殊融合教育存在的问题与不足
    (一)特殊教育资源少,发展不平衡。一是海南特殊教育学校偏少,现有特教公立学校8所,学前康复机构7所,民办特教机构11所,未达到国家30万以上人口的市县必须建立一所特殊教育学校的要求。二是直至2016年3月,海南才在海南师范大学首设特殊教育专业并开始招生,同时,受省内特殊教育师资力量短缺等方面的影响,省内师范院校开展特殊教育通识课程进展缓慢。三是特殊教育资源发展不平衡、体系不完善,还主要表现在非义务教育阶段特殊教育发展水平偏低,学前特殊教育短缺、职业技能培训机构覆盖面不全等方面,特殊教育没有很好地向学前和高等教育阶段延伸拓展。
    (二)财政支持不足,投入结构不合理。我省特殊教育经费投入不足,公办学校经费保障力度不够;民办机构靠租赁场地和自聘教师运转,维持困难。特殊儿童有很大部分来自贫困农村家庭,公立机构的欠缺,私立机构收费较高,使得很多儿童因家庭经济困难而无法接受教育。
    另一方面,特殊教育财政投入结构不均衡。目前有约60%的残疾学生就读于普通学校,但特殊教育财政投入几乎全部用于特殊教育学校的发展,普通学校残疾学生得到的经费支持较少。
    (三)融合教育发展滞后、评估机制有待健全。一是我省残疾儿童在普通学校随班就读多于在特殊教育学校和机构就读。但随班就读工作未形成完整的体系,对“随班就读”学校的特殊教育师资缺乏有效管理与专业指导。残疾学生往往被视为“编外生”,“随班混读”甚至是“随班不读”(即编入学籍却在家不读书)。二是融合教育考核机制不完善。现有普通学校考评标准和考评机制中,缺乏专门地针对普通学校关于特殊儿童融合教学工作的考评,以及普通学校教师融合教育工作绩效考评。普通学校特殊教育考评机制的缺失,使得全纳零拒绝理念难以实践,即使普通学校接受了特殊儿童,但是融合教育缺乏有效监督和推动力,融合教育质量难以保障。
    (四)特殊儿童发现、诊断、评估机制有待健全。残障儿童诊断评估的精细化,为特殊儿童的精准康复和精准教育提供了依据。特殊教育发达国家和地区对残障儿童分类较为精细和多元。如美国《残疾人教育法》将残疾人为13类,台湾地区特教对象为身心障碍者和资赋优异者。其中身心障碍者分为13类,包括:智能障碍、视觉障碍、听觉障碍、语言障碍、肢体障碍、脑性麻痹、身体病弱、情绪行为障碍、学习障碍、多重障碍、自闭症、发展迟缓、其他障碍。相对而言,海南残疾儿童诊断、评估分类比较简单,主要针对视力残疾、听力残疾、肢体残疾(脑瘫和非脑瘫)、智力残疾、语言残疾、精神残疾(自闭症和非自闭症)6类儿童。
    另外,自闭症类儿童0-3岁早发现、早干预非常重要,然而我省妇幼保健机构业务人员这方面知识相对缺乏,再加上很多家长对自闭症认识有限,所以自闭症儿童早发现、早干预途径并不十分顺畅。一些自闭症儿童因为没有被及时发现,错过了最佳的矫正和康复期,更是错过了最佳的融合教育期,导致6岁以后的义务教育阶段,政府和家庭都要投入更大的人力、财力、物力帮助这些儿童,非常令人惋惜。
    (五)特殊教育教师稳定性不强,与实际需求有较大缺口。海南省在编在岗中小学教师12万多人,其中特殊教育教师仅仅250多人,存在相当大的缺口。在全省特殊教育专任教师中,经过特教专业培训的教师也仅占教师总数的一半。同时,由于特殊教育管理难度相对较大,教师工作强度和心理压力越来越大,工资低、压力大、招不来、留不住,人才流失严重。此外,一部分学龄残疾儿童在普通学校就读,而随班就读教师职前和职后培训培养滞后。
    二、推进我省特殊融合教育发展的建议
    (一)健全我省特殊儿童教育法律保障体系
    台湾地区关于特殊教育制定了包括《身心障碍学生考试服务办法》、《高级中等以下学校身心障碍学生就读普通班之教学原则及辅导办法》、《身心障碍学生无法自行上下学交通服务实施办法》等30项实施细则,非常全面系统。大陆《残疾人教育条例》缺少实施细则,亟需地方予以配套立法。建议我省借鉴台湾经验出台特殊教育各项地方实施细则,尤其是特殊儿童融合教育方面,包括师资培养、入学安置、升学安置、考试服务、上学交通、家长培训、无障碍环境等做出更加细致和明确的规定,保障特殊儿童融合教育有效开展。
    (二)加大特殊教育投入,保障特殊教育经费
    一是加大财政性教育经费投入。设立特殊教育专项经费,用于改善办学条件,资助特殊教育培训,救济困难残疾学生等。二是拓展筹资渠道,扩大教育经费总量。建立社会投资和捐资办学的有效机制; 扩大彩票公益金收益用于教育的份额,将残疾人就业保障金、福利彩票公益金按一定比例划拨到教育行政部门,作扶助特殊教育专项经费。三是加强和改进特殊教育经费的使用管理和监督; 逐步建立科学合理的管理和使用效益评价机制。
    (三)进一步完善特殊教育教师培训和职业发展机制
    海南师范类高校应将特殊教育教课程作为各类普通教师专业的必修课程,即普通教师专业学生必须完成一定课时的特殊教育课程才能毕业。同时,加大我省高校特殊教育学生的培育力度,建议海南师范大学及其它师范院校开设特殊教育专业,专门培养特殊教育的教师。另外,加大特殊教师的地方工资津贴补助,积极鼓励我省学前教育和义务教育的普通教师参加特殊教育培训,获取特殊教育岗位证书,壮大融合教育过程中特殊教育教师队伍。同时,加强特殊教师的交流培训力度,通过与国内外特殊教育先进教学理念和方法的交流学习,快速提高教学理念和水平。
    (四)完善普通学校特殊教育考评机制,积极构建融合教育示范学校
    在现行教育体制和氛围下,融合教育需要一个过程。融合教育要能保质保量,不把“随班就读”变成“随班就坐”“随班混读”。首先要解决的是普通学校教育理念问题。传统的普通学校,教学和教育质量考评的压力已经非常大,融合教育要推进,必须改变对普通学校的现有考评标准,重新制定合理的考评标准,将特教硬件建设、持双证教师比例、特殊儿童教学质量等等融合教育成果纳入考评重要指标,并且综合普通学校,资源配置等的实际情况制定合理的考核标准,以考评倒逼学校转变教学理念,落实好融合教育。其次,建议先在0-6岁和义务教育阶段构建融合教育示范学校。根据我省特殊儿童的情况,按一定比例选取省、市著名幼儿园和著名小学和初中试行融合教育示范点,以名校的示范效应带动我省融合教育发展。
    (五)完善特殊儿童评估体系,依托网格化管理畅通特殊儿童发现和上报机制
    结合我省残障儿童实际情况,进一步细化特殊儿童分类标准。加大对我省各级儿童保健机构医务人员的培训力度,尤其要重视自闭症方面知识的培训。我省儿保还所应该定期向家长发布自闭症方面的宣传单,提升家长对自闭症认识。另外,将自闭症儿童知识,纳入幼儿教师的业务培训体系,建立幼儿园主动上报渠道,以降低3-6岁自闭症儿童漏报率。最后建立特殊儿童网格化管理体系,完善上报工作机制,落实上报责任制,信息共享机制等,实现对学前特殊儿童的早发现、早上报、早干预、早治疗、早融合。
承办单位及答复
主办单位 会办 交办日期
省教育厅;  省财政厅;  2018-03-19
 
承办单位答复 答复日期 答复内容
教育厅
2018年9月6日
详细查看
关闭
关于推进我省特殊融合教育发展的建议
(C类)
本答复内容不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