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大建议
题  目: 关于在我省中部地区建立涉罪未成年人关护帮教基地的建议
领衔代表: 屯昌代表团 代 表 团: 屯昌
未成年人犯罪是全社会广泛关注的问题,当前未成年人犯罪呈年龄低龄化、犯罪类型多样化、犯罪手段成人化等特征,犯罪人数呈上升趋势,犯罪性质恶劣、社会影响大,是当前社会治安的一个突出问题,也是关系家庭和谐、社会和谐的一个重要因素。究其主要原因,一是由于未成年人身心发育不成熟,辨别是非能力较差,心理容易扭曲;二是由于家庭监管缺失或者监管无力;三是由于司法机关及社会相关部门预防帮教不到位。由于未成年人年龄的特殊性,其在身心发展尚未完全成熟之际,易受不良社会风气的影响走上犯罪道路,但仍具有较强的可塑性,社会有责任和义务为他们提供改正错误和自我完善的机会。因此,对涉罪未成年人进行有效的矫正、帮教,挽救、帮助涉罪未成年人,使其更好地回归社会,降低犯罪率和再犯罪率,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一、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基本情况以屯昌县情况分析。从2019年1月1日至2020年11月30日,我县检察机关受理报请批准逮捕未成年人案件31件40人,其中批准逮捕30人,不批准逮捕10人,不捕率为25%;受理审查起诉未成年人案件38件51人,其中起诉39人,不起诉11人,1人未审结,不诉率为21.56%。未成年人逮捕、起诉率居高不下,对涉罪未成年人采取羁押强制措施率较全省平均水平偏高。这与对涉罪未成年人“以不捕不诉为常态,以逮捕起诉为例外”的目标是存在较大距离的,也不利于贯彻落实刑法、刑事诉讼法规定的对涉罪未成年人“教育为主、惩罚为辅”、“教育、感化、挽救”的刑事原则和方针。分析未成年人犯罪特点,其中涉罪未成年人多为无业、农民,受教育程度低,家庭监管无力。这类辍学长期无业的未成年人,缺乏有效监护,长期浸淫在社会中,极易沾染不良风气,受人教唆,以致被人利用实施犯罪。而这些涉罪未成年人往往未能在看守所、监狱得到有效的关护和帮教,回归社会后容易重蹈覆辙,重新犯罪。可见,我县未成年人犯罪情况仍比较令人堪忧,如何对涉罪未成年人进行有效关护帮教,使其得到良好的改造,重新回归社会,防止其再犯罪非常值得深思。二、对涉罪未成年人开展帮教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一)缺乏有效的观护帮教措施,羁押率偏高。《刑事诉讼法》针对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有“特别程序”一编,设置专章规定了附条件不起诉、严格限制适用逮捕措施等相关程序和制度。从法律层面提出,对犯罪的未成年人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最具体的措施就是依法“少捕、慎诉、少监禁”。但因缺乏有效的监护条件和社会观护帮教措施,司法机关往往只能对涉罪未成年人选择羁押形式,导致羁押率偏高,不利于最大限度地教育、挽救、感化涉罪未成年人,现实中羁押也会导致涉罪未成年人受到监管场所的“二次污染”。(二)帮教工作力量单薄,专业化不强。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和帮教工作是一项社会化的系统工程,需要各种社会力量的共同参与。在实践中,由于缺乏一个健全的机制整合社会资源,予以协调和统筹,使得各职能部门各管一块但都无法深入,只能点到为止,或者参与者的目的不明、责任不清,未能形成工作合力,预防、帮教实际效果不佳。目前,对不捕、不诉的未成年人承担帮教工作的仅有检察机关未成年人刑事检察部门。因办案人员缺乏必要的教育学、心理学、社会学等专业知识,不具备专业的执业资质,如心理咨询师资格等,往往导致就案办案,帮教方式简单。一些帮教工作无人承担,或者由非专业人员从事专业化的帮教工作,一些帮教方式只是程序性的应付。对涉罪未成年人缺乏长远的、系统的观护、帮教规划。(三)帮教流于形式,缺乏针对性。每一个涉罪未成年人的性格各异,家庭环境、教育经历等方面也有很大差异,因而帮教形式也要因人而异。但当前,对涉罪未成年人的帮教措施普遍单一,帮教措施流于形式。如对附条件不起诉的涉罪未成年人,在至少6个月的考察帮教期内,检察机关的办案人员通常也只是通过定期谈心、电话了解思想动态或者查阅思想汇报的方式进行,口头说教的形式较多,没有个性化的帮教方案或者措施。心理疏导、重新入学、再就业等方面的帮教措施几乎没有。另一方面,公、检、法虽直接接触涉罪未成年人,但往往就案办案,且各管一段,对于帮教这块职务延伸工作流于形式,司法局、教育局、学校、社区未能担起帮教涉罪未成年人的责任,或者即便有意参与,但目的不明、责任不清,综治委、关工委、妇联、共青团等部门对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帮教力度不够、参与不高。(四)沟通协作不够。司法机关在办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未能发挥主导作用,与其他相关职能部门、社会组织充分有效沟通,达成协作,借助社会力量程度不够。如,公、检、法机关办理未成年人案件时,未根据实际诉讼阶段和环节,对涉罪未成年人开展帮教工作,未能与司法局、关工委、妇联、共青团、教育局、社区等部门进行有效沟通,形成相关协作机制,司法依托、借助社会力量仍然不足。三、意见建议(一)建立社会关护帮教基地。一是建立区域关护帮教基地。考虑海南省各市县的发展水平差异和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数量不一,建议以分片区的方式,建立区域关护帮教基地。专门针对不捕、不诉或者判处缓刑的涉罪未成年人,开展关护帮教工作。目前,我省在海口、三亚地区已建立相关的关护帮教基地试点,中部地区尚未建立,可以考虑在中部地区选址建立一个关护帮教基地。此项工作要进行全省统筹考虑并进行规划,可采取分期进行的方法推进。具体可由省政府发起,由省政府司法部门统筹规划建立,公、检、法机关主要协作。二是加强异地协作,多部门联动,保障关护帮教基地的人财物的投入。设立帮教专项基金,除了有财政拨款外,可与有关的慈善机构联系,争取社会爱心人士的募捐。加强各地综治委、共青团、关工委、妇联、教育局等职能部门的协作与衔接,引进司法社工队伍和志愿者,扩大观护帮教专业队伍。(二)建立司法借助社会力量的长效机制。一是建立未成年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库,发展未成年人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坚持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参与的原则,在政策引导、资金投入等方面,鼓励支持未成年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促进人岗相适、人尽其才,并尽量向基层倾斜。政府积极培育、扶持未成年人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发展,为政府和社会购买社会工作服务提供承接平台。鼓励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创办未成年人社会工作服务机构,主要服务未成年人成长发展、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领域,协助司法机关开展取保候审关护帮教、附条件不起诉监督考察、社会调查等工作。二是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模式,建立一支专业的司法社工队伍。建议省政府司法部门进行统筹,将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点,具有犯罪学、心理学、社会学、教育学等专业知识的人员纳入司法社工队伍。用社会工作力量对涉罪未成年人开展社会调查、心理疏导、制定考察帮教方案,甚至职业技能培训、就业指导等。三是制定社工力量对未成年人帮教的具体办法。可由省政府司法部门、政法委牵头统筹制定,以对社工力量帮教工作有章可循,达到规范化、专业化的目的。(三)动员其他社会力量广泛参与。一是学校模式。学校、教育局控辍保学,共同承担考察帮教。建立“法治进校园”、预防辍学、开展附条件不起诉帮教考察等制度,规定案件办结之前的涉罪学生、被不起诉及法院判处免于刑事处罚、缓刑的学生,学校不得开除、劝退。对于失学有求学意愿及就学条件的涉罪未成年人,积极联系相关学校,在学校开展考察帮教工作。开展检校共建活动,搭建大学生实地培训平台,将大学生志愿者纳入帮教队伍,与帮教对向结成相对固定的帮教对子,解决办案机关人手不足、模式单一的问题。二是企业模式。探索建立以企业为支撑的生活、学习、就业一体化的关护帮教模式。针对大多涉罪未成年人因为受教育程度低、无业的特点,政府可通过税收优惠、财政补贴等方式与有条件的企业合作,为失学无业的涉罪未成年人提供职业技能学习、提供就业。三是其他模式。心理辅导是目前对涉罪未成年人进行关护帮教最有用的方法。可与心理咨询师协会合作开展涉罪未成年人心理援助工作,合作建立一支通晓法律和心理学知识的心理咨询师团队,及时为涉罪未成年人提供心理援助,进行心理疏导,矫治心理偏差。
承办单位及答复
主办单位 会办单位 分办单位 交办日期
省委政法委  省教育厅、省司法厅    2021-03-05
 
承办单位 答复日期 答复内容
主办单位目前暂时没有答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