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成果新闻发布会
2021-09-26 16:22 来源: 海南省新闻办公室 编辑: 符彩燕 【字体:   打印

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
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成果
新闻发布会
(2021年9月26日)



中共海南省委宣传部新闻发布处处长、新闻发言人向向:女士们、先生们、各位记者朋友们,大家上午好!欢迎出席海南省新闻办新闻发布会。近期,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和海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完成了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ross Ecosystem Product,简称GEP)核算任务,这是我国首例针对国家公园开展的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核算成果如何?将进行哪些成果运用?在海南推进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中将发挥怎样的积极作用?针对这些前沿和专业的问题,我们召开今天的新闻发布会。首先由我向大家介绍一下出席发布会的发布人。他们分别是:海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杨众养院长、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热带林业研究所陆钊华副所长、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热带林业研究所李意德研究员、海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陈毅青副院长、海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陈宗铸研究员。

首先有请海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杨众养院长发布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成果,有请。


海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院长杨众养: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学者、各位媒体朋友,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很高兴就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有关情况和大家进行交流。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和海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受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委托,完成了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的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ross Ecosystem Product,简称GEP)核算任务。借此机会,我将介绍三方面相关情况:一是核算工作的背景,二是核算的内容,三是核算主要成果。

一、关于核算的工作背景

建设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是海南推进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的四大标志性工程之首,也是我省探索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实现路径的具体实践。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于2019年开始体制试点,是我国首批10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之一。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所在的海南岛中部山区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功能区之一,是海南岛江河源头区、重要水源涵养区、水土保持的重要预防区和重点监督区,也是海南岛生物多样性重要地区,在维护海南岛生态平衡、保障生态安全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因此,开展生态产品价值核算与探索实现机制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海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GEP核算工作,省委省政府有关领导做出重要指示批示。省林业局成立了专班研究并部署具体工作,完成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GEP核算任务,为全国国家公园建设提供精彩的“海南样本”。

二、关于核算的内容

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是指一定区域在一定时期内生态系统的产品与服务价值总和,是生态系统为人类福祉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的经济价值总量。GEP由物质产品价值、调节服务价值、文化服务价值三部分组成,一般以年度为核算时间单元。

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工作在参考《陆地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技术指南》和《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估规范》等文件的基础上,基于海南热带雨林的资源禀赋、生态系统特点,借鉴国内外相关研究和案例,构建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GEP核算指标体系;编制了《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生态系统生产总值(GEP)核算技术方案》;同时,在2020年11月召开研讨会,邀请了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清华大学等单位的14名专家就《技术方案》的核算指标与核算方法等问题开展广泛讨论,作为此次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GEP核算的依据。按照科学性、实用性、系统性、开放性的原则,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GEP核算由物质产品价值、调节服务价值和文化服务价值三部分构成,核算内容包括农林牧渔业产品、涵养水源、保育土壤、固碳释氧、空气净化、森林防护、洪水调蓄、气候调节、生物多样性、休闲旅游、景观价值、科学研究、科普教育等19个二级指标,以及调节水量、净化水质、固土、保肥、固碳、释氧、提供负离子、有害生物控制等若干个三级指标。

三、关于核算的成果

经核算,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内森林、湿地、草地、农田、聚落等生态系统2019年度GEP总量为2045.13亿元,单位面积GEP为0.46亿元每平方公里。其中,物质产品(包含林业产品、农业产品、畜牧业产品、生态能源等6项指标)价值为48.50亿元,占国家公园GEP总量的2.37%;生态系统调节服务(包含涵养水源、生物多样性、固碳释氧、洪水调蓄和空气净化等9项指标)价值为1688.91亿元,占82.58%;生态系统文化服务价值(包含休闲旅游、景观价值等4项指标)为307.72亿元,占15.05%。

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在全国率先开展国家公园范围的GEP核算,并成为首个发布GEP核算成果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表明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在探索将“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路径的具体实践上走出了坚实的一步。该项工作是落实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的重要举措,是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重要基础工作,有利于正确把握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关系,评估国家公园建设成效,挖掘生态保护蕴含的经济价值,增强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推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以上是对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第一批研究核算成果的通报,谢谢大家!

向向:谢谢杨院长的介绍。下面,我们进入记者提问环节,请大家在提问前通报所代表的媒体机构。请大家举手示意。

答记者问


中新社记者:您好,我是中新社的记者。刚才杨院长提到GEP核算涉及涵养水源、固碳释氧、净化空气等19项指标,核算内容复杂,请问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GEP是如何核算的呢?

杨众养:感谢中新社记者的提问,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生态系统生产总值的核算有以下几项任务:

(1)绘制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生态系统底图

是以高分辨率影像为基础,结合资源调查等数据,绘制区域内的森林、草地、湿地、农田、聚落等5个生态系统类型分布图。同时对各类型进行进一步细分。比如说森林有人工林、天然林等等,这样逐级分类。

(2)编制生态系统产品与服务清单

根据生态系统类型及核算的用途,参考《陆地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技术指南》和《森林生态系统服务功能评估规范》,调查核算范围的生态系统服务的种类,编制生态系统产品和服务清单。

(3)收集处理相关数据与开展补充调查

基础数据是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的前提,为了开展此次核算,综合了林业、发改、自然资源、生态环境、统计、农业、水务、气象、旅游等部门的统计数据。确保数据的权威性、准确性、时效性。此外,开展了大量的野外样地调查和问卷调查。

(4)开展生态系统产品与服务实物量核算

选择科学合理、符合核算区域特点的实物量核算方法与技术参数,根据确定的核算基准时间,核算各类生态系统产品与服务的实物量。

(5)开展生态系统产品与服务价值量核算

根据生态系统产品与服务实物量,运用市场价值法、替代成本法等方法,核算生态系统产品与服务的货币价值。

(6)核算生态系统生产总值

将核算区域范围的生态产品与服务价值统计,获得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的生态系统生产总值。


国际旅游岛商报记者:当前国家大力推行绿色、低碳发展,并制定了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相关指导意见,请问李意德研究员,在此背景下,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GEP核算有什么重要意义?谢谢!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热带林业研究所研究员李意德:谢谢国际旅游岛商报记者的提问,我从四个方面向大家介绍。

(1)是生态文明建设中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论的重要举措。我们知道,GEP是生态系统为人类福祉所提供的产品与服务的价值总和,GEP的核算是将生态系统各类服务功能进行“有价化”来核算的“生态帐”,它能够让人们更加直观地认识生态系统及其保护价值,有助于提高人们主动参与生态系统保护行动、提高人们自然生态保护意识。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GEP核算,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可量化标尺,对实现海南省“统筹发展和安全,高质量高标准建设自由贸易港,推动新发展格局”等具有重要意义,是海南“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高质量绿色发展”的具体体现。

(2)有助于完善高质量绿色发展中的考核评价体系,促进区域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与传统的GDP核算体系相比,GEP核算体系有效弥补了GDP核算中未能衡量自然资源消耗、生态资源与环境破坏的缺陷。通过定期定量核算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生态系统的产出和效益、展示生态文明建设成果,将有助于形成以GEP增长为底线的政绩观;有助于提升高质量绿色发展的执政理念;有助于科学评价政府及其相关主管部门不以破坏热带雨林生态系统为代价来发展经济、走可持续发展道路的管理能力。因此,GEP核算结果可作为海南省高质量绿色发展中考核评价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而言,GEP核算有助于了解公园内自然资源禀赋和生态资产潜力,并根据自然生态和经济发展状况,选择适宜的发展模式,制定适宜的发展政策,推进自然资源的可持续利用和区域协调发展,促进热带雨林生态产品价值的增值。

(3)GEP核算有助于促进社会对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的认识,是广大人民享受生态福祉的量化指标。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生态文明试验区的建设离不开民众生态意识的提高。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GEP核算体系中,引入了人民群众对热带雨林资源、生态服务与环境保护价值的评价,将热带雨林生态系统免费提供的各类功能价值化,通过给生态系统的涵养水源、保持水土、固碳释氧、净化空气、提高负离子等生态产品与服务贴上价格标签,让公众可以更直观地享受生态福祉价值;树立“资源有限、生态有价”的正确观念,对提升全民幸福感具有重要的社会意义。

(4)有助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GEP核算,是在“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之间搭建的一座桥梁。通过建立的热带雨林生态产品价值评价体系,在科学计算、合理评估的基础上,为国家公园各类生态产品定价,一方面可完善现有的生态补偿机制和生态补偿的绩效考核,为财政转移支付、地区间的横向补偿等提供科学依据和翔实数据,另一方面可根据不同的自然生态资源禀赋特点,建立生态产品适宜的经营开发机制,推进生态产品供需双方的精准对接,振兴乡村建设均具有重要意义。回答完毕,谢谢!


新海南客户端南海网南国都市报记者:目前,全国多个地区陆续开展了GEP核算,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是首次开展GEP核算,在国家公园内开展此项工作的,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是全国首个,请问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GEP核算在技术上有什么特色?


海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陈宗铸:谢谢这位记者的提问,正如你所了解的一样,近年来,我国已有多地相继开展GEP核算研究。我们基于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生态系统特点和实际情况,建立了核算体系,完成了国家公园GEP核算,主要有几个方面的技术特色:

(1)制定了体现海南热带雨林生态系统特点的GEP核算指标体系。生态系统具有很强的地域特征,此次核算在参考了相关规范和国内外有关案例的基础上,根据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的生态系统特点和实际情况,建立了适用于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的GEP核算方法体系和指标体系,与国家指南相比,新增了“提供空气负氧离子”、 “科普教育”等指标,体现国家公园自然禀赋和功能属性。

(2)建立了数据融合平台。本次核算融合遥感数据、资源调查数据和地面观测数据,建立了核算所需的生态系统过程模型。运用地理信息系统和遥感技术,实现高精度的生态产品指标空间化,使评价结果具有很高的空间分辨率。

(3)生态系统类型划分体现了热带雨林特点。以多源高分辨率遥感为基础,结合实地调查和历史资源数据,将国家公园中的山地雨林、低地雨林、低地雨林次生林、热带云雾林、落叶季雨林等不同森林类型区划出来,并分别获取相应的参数进行核算,生态系统类型划分上体现了国家公园生态系统的特点。

(4)完成精细化的GEP空间数据库。此次核算建立了国家公园精细化的生态系统空间数据库,包含有超过12万个均质化的地理单元,每个地理单元都单独计算GEP各项指标的实物量与价值量,这就为我们掌握和分析国家公园GEP空间分布格局、监测GEP消长动态、制定精准化的GEP提升策略提供了科学依据。

(5)以野外实测数据支撑GEP核算。为了开展此次核算,我们在国家公园范围内建立长期样地200多个,对各类生态系统的生物量、碳储量、生物多样性、森林质量、环境质量等参数进行了系统测定;同时将科学观测台站多年连续监测数据作为补充,以此作为GEP核算的基础。

(6)以GEP核算自动化平台作为高效的评估手段。通过基于地理信息系统技术、可视化技术构建的GEP核算平台,实现自动计算,极大地提高国家公园GEP核算效率、准确性和智能化。

(7)核算定价更符合实际。在此次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过程中,核算定价采用当地价格为主,综合运用替代成本法、模拟市场法进行定价,使得核算结果更贴近真实价值。谢谢!


三沙卫视记者:2021年4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完成了GEP核算,在此基础上,下一步对于探索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有什么思考或建议?


海南省林业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陈毅青:谢谢这位记者的提问。GEP核算是将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连接起来的桥梁,是推动“两山”理论落地实施的重要基础。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开展GEP核算,是全面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建立健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的意见》文件的重要举措。对于探索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初步思考:

(1)在产品监测与登记方面。健全国家公园生态产品调查监测体系,完善生态监测网络,进一步摸清各类生态产品数量、质量等本底数据,形成生态产品目录清单;在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核算的基础上,开展国家公园范围内生态产品确权登记,完善自然资源资产产权体系;建立国家公园生态产品统计报表制度,建立支撑GEP核算的自然资源监测体系和社会经济统计体系。

(2)在产品市场与产品开发方面。培育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交易市场,建立统一、规范、开放的生态产品市场交易平台和交易机制,完善生态产品价格形成机制;以GEP核算为契机,大力打造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特色鲜明的生态产品区域公用品牌,促进生态产品价值增值;加强国家公园生态产品核算与价值实现的科技支撑,挖掘生物基因资源,应用于食品、制药,以及育种、园艺、保健品等产业。

(3)在生态补偿方面。将GEP核算结果作为依据,建立健全以生态产品价值核算为基础的生态补偿机制,参考生态产品实物量及质量等因素,将更多的生态产品纳入区域间补偿的范围;以生态产品价值核算为抓手,将林业碳汇与碳中和、生态补偿有机结合,助力碳中和目标实现。

(4)在法律与金融方面。完善政策法规,依法推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完善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法律保障体系;建立绿色金融对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支持保障机制,吸引社会资本投入;加强开发与保护政策协同,走出乡村振兴与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双赢之路。

(5)在生态文明考核方面。完善部门协调和生态文明考核机制,建立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生态产品价值核算年度发布制度,将生态产品价值纳入政绩和生态文明考核体系。这是我的回答,谢谢!


海南新闻联播记者: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在全国率先探索并建立了国家公园GEP的核算体系,想问陆钊华副所长,这对全国其他国家公园有哪些示范意义和借鉴意义?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热带林业研究所副所长陆钊华:谢谢这位记者提问。自2013年提出生态系统生产总值核算理论和方法以来,得到国内外广泛关注,在一些地区开展了生态产品价值核算工作,并积极探索GEP核算结果的应用机制。以GEP核算为基础,落实“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恢复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理念,保障优质生态产品可持续供给,推动基于生态资产与生态产品的高质量绿色发展。

在目前已开展的研究案例中,大多数在省市县区等完整的行政区域开展GEP核算,缺乏对国家公园GEP核算的研究案例。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无法直接采用以市县行政区域为统计单元的地方统计年鉴等权威数据进行核算。

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地跨海南中部地区9个市县的43个乡镇,并非由完整的行政区域组成,并且拥有复杂的森林生态系统结构组成,仅热带雨林生态系统就划分为7种不同植被类型,因而在生态产品产量数据以及本地化参数的获取上,无法直接采用统计年鉴等现有数据进行统计,并且需要根据不同植被类型针对性的获取的相关森林参数,在数据收集、整合难度上远大于其它地区。

作为我国首批设立的10个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之一,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在全国率先开展以国家公园范围的GEP核算,是首个发布GEP核算成果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表明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在探索将“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路径的具体实践上,走出了坚实的一步。有利于推进形成绿色发展和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新形式,为国家公园热带雨林生态系统保护和生态文明体制机制构建提供数据支撑及科学参考,为我国国家公园开展“两山”转化成效评估提供借鉴,也为国家公园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提供科学支撑。回答完毕,谢谢!

向向:非常感谢以上五位发布人专业和深入的阐释,非常感谢各位记者的提问,欢迎大家会后就GEP核算进行更加深入的采访。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相关稿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务
主办: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运行维护:海南信息岛技术服务中心
琼ICP备05000041号-1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01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