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饼的味道
2021-02-01 17:21 来源: 海南日报 编辑: 莫中圆 【字体:   打印


东方虾饼

随着年岁渐长,儿时的许多记忆在岁月中慢慢淡化,甚至被遗忘,但总有一些美食的味道挥之不去,让人怀念。家乡的虾饼就是令我难忘的美食之一,它陪伴了我的童年和少年时期,那油香的味道一直令人回味。

虾饼又称虾粿,是东方的传统小吃,其主要制作原料是糯米和普通的大米以及海虾和葱花。开炸前,摊主首先把两种大米分别磨成米粉,然后再按比例搭配放入盆中,加入水和葱花搅拌成米糊。两种大米具体的配置比例是多少,那是各家的制作秘方,我不得而知。

1980年代,我还在农村上小学的时候,村里有几家经营虾饼的摊点。其中村中央菜市场的摊点离我家较近,我每天上学放学都经过那里,那油炸虾饼的味道总是防不胜防地钻入我的鼻孔,勾引着我的味蕾。在一个冬天的傍晚,嘴馋的我实在忍无可忍,偷偷地拿了父亲一元钱,跑到村中央市场一背风的墙角处,蹲在那里边烤火取暖,边等待摊主给我炸虾饼。我是摊主当晚的第一个吃客,他娴熟地从手提罐中将凝结了的猪油一块一块舀到铁锅中,那油块接触到烫热的锅壁,瞬间化成了油水。不一会儿,锅里的油就沸腾翻滚了。摊主把少许事先和好的米糊舀到特制的铝勺上,再加上两三只干海虾,放入油锅中炸。白色的米糊和绿色的葱花慢慢改变了颜色,油锅里泛起了一圈圈小泡泡,一股股香味扑鼻而来。两三分钟后,诱人的虾饼就炸好了。已经馋得不行的我,迫不及待地拿了一个塞到嘴里,那刚出锅的虾饼烫得我张大了嘴巴直吹气。稍停片刻,再把温热的虾饼放入口中一咬,顿觉满嘴油香,大米和葱花的味道慢慢溢出,刺激着味蓄,既解了嘴馋又暖了身子。刚炸好的虾饼外焦内嫩,入口时有香嫩松软的感觉,放凉了就变得干硬焦脆了,我最喜欢刚出锅的虾饼。我当时一口气吃了五个虾饼,才觉得解馋满足。记忆中,那是我吃虾饼最多的一次。

后来到县城八所上初中,街边的虾饼对我同样充满了诱惑,我把省下的零花钱几乎都交给了虾饼摊,八所农贸市场街边和三联商厦对面的摊点我都光顾过。初中三年,虾饼一直是我最惦记的小吃。一路吃下来,那油香的味道成为了学生生活一段美好的记忆。

离开八所到外地上学后,虾饼的味道离我越来越远。参加工作后,也很少到街边吃虾饼了,但那油香的味道一直停留在记忆中。前几天,一个偶然的机会,在解放西路一间狭小的店面里,我又吃到了久违的虾饼。在与摊主的闲聊中了解到,现在很少用猪油来炸虾饼了,一般都用植物油;原来用的是柴火,现在改用煤气炉了;制作虾饼的米粉也不需要人工磨了,市场上都有现成的卖。我试图从她那里了解到两种米粉的配置比例,但她避而不谈,倒是不停地向我介绍她家的各种小吃。我这才发现,小店的墙壁上挂着两块参加市里小吃比赛获奖的牌匾。她家的虾饼曾在“东方市首届十大小吃”评比中获得二等奖,算得上是东方的名小吃了。我仔细品尝摊主端上来的虾饼,感觉香脆可口,味道不错,但在油嫩松软和保留大米的香味方面略显不足,与儿时的味道还是有一定差距。走出店铺,我继续穿行于八所的大街小巷,去寻找儿时的虾饼味道,却遍寻不着。

“时位之移人也”。友人的一句话点醒了我,让我想起了《芋老人传》这个典故。其实虾饼的味道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变化的是吃虾饼的人啊,是时间把人改变了。儿时的我处在物质匮乏和经济困难的年代,那时候的小吃很缺,吃的机会也很少,所以觉得虾饼的味道最香。如今年代不同了,各种美味的小吃随时都可以吃得到,好东西吃多了,自然对虾饼的味道有了更高的要求。答案已经揭晓,无需再寻找了。虾饼的味道一直藏在我的心里,家乡的虾饼依然魅力不减。(卞王玉珏)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务
主办: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运行维护:海南信息岛技术服务中心
琼ICP备05000041号-1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01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