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考证“天涯”
2022-11-26 11:27 来源: 海南日报 【字体:   打印


清代崖州知州程哲题写的“天涯”石刻。

已故著名作家、史学家郭沫若曾三游三亚天涯海角景区,并亲自考证“天涯““海角”石刻,为“天涯海角”正名,还题字、撰文、赋诗。

“天涯”是苏东坡所题?

位于三亚市区西南方约20公里处的天涯海角景区,背岭面海,是首批国家4A级景区。在景区的两块巨石上,有“天涯”“海角”两处题刻,长期以来,人们都认为这四个字为苏东坡所题。

1956年,中央电视台拍摄的纪录片《宝岛游记》第一次向外界披露称,“天涯海角”四个字是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所题。这一说法曾风靡全国,影响较大。

1961年2月上旬,郭沫若在冯白驹等人的陪同下,第一次游览天涯海角。沐浴着椰风海韵,郭沫若兴致勃勃地穿行在白沙圆岩之间。当他步行到一块巨石前,被上面刻着的“天涯”两个遒劲的大字吸引住了。同行人员介绍说,“天涯”为苏东坡谪居海南时题写。郭沫若比较熟悉苏轼的笔迹,总觉得不像,认为“与苏轼的字体相去甚远”,且苏东坡本人也没来过“天涯海角”,因而此说纯属讹传。由于时间安排较紧,郭沫若来不及对题刻进行细致考究便离开了。


一九六一年,郭沫若(右三)一家八口在天涯海角景区的留影。

三次实地考证“天涯”石刻

一年后的1962年1月12日至2月12日,郭沫若再次到三亚度假,并第二次游览天涯海角,走到刻有“天涯”二字的巨岩前仔细端详。既然“天涯”二字不是苏东坡的手迹,那又是哪位古人的遗墨呢?

带着这个疑问,他借阅了《崖州志》。见此,原崖县县委邀请他点校破旧的《崖州志》,郭沫若欣然同意。

郭沫若在翻阅《崖州志》时,看到一条记载,称“天涯”石刻为雍正年间崖州知州程哲所书。

既然志书上记载为知州程哲所书,那为什么又有许多人认为是苏东坡所题?

1962年1月16日上午,郭沫若在县委办公室和县文化局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再次来到天涯海角进行考证。他亲自爬上村民搭好的竹架梯,登上圆岩石壁,仔细察看,终于从风雨剥蚀殆尽的残迹上查到了“天涯”石刻二字旁边落款,左刻小字“程哲”,右镌“雍正丁未”。

郭沫若感叹道:“旧谓苏东坡所书,殊非其实。”“前后三游,时经一载,始获得事物真相。”

此后,三亚本土文史工作者何擎国、蔡明康、黄怀兴、周德光、游师良等人也先后考察并撰文,确定“天涯”石刻是雍正丁未年(1727年),由崖州知州程哲所题,而不是苏东坡。

另外,经考证,在“天涯”石刻附近的“海角”石刻,系海南籍抗日将领、澄迈人王毅于1938年1月8日在崖县马岭村举行“六千黎民歃血会盟共赴国难大会”时所刻。

“天涯”“海角”两处摩崖石刻结合在一起,优美的自然景观与独特的人文景观互相交融,让这一方热土充满了诗的美丽与灵气,让中华民族千年的天涯情结终于情有归处,彰显着独特的浓厚的人文历史底蕴和文化内涵。

1961年,郭沫若在“天涯”石刻的另一侧题写了“天涯海角游览区”七个大字。


郭沫若为天涯海角所写的其中一首五言律诗。

郭沫若赋诗天涯海角

郭沫若考证“天涯”石刻时,还有一件与渔民互动的轶事。

1961年2月4日,郭沫若第一次游天涯海角时,看见天涯海角附近的马岭村(今天涯区马岭居委会)渔民在海滩上曳网捕鱼,便兴致勃勃地卷起衣袖和裤脚,与渔民一起拉网。

见到郭沫若来拉网,时年仅18岁的渔民麦庆芳便将自己的“腰梯”(采用木板或藤片结成的宽带,以防受伤)让给郭沫若,并帮他戴上。

那次和渔民拉网的经历,郭沫若很难忘,赋诗曰:“海角尚非尖,天涯更有天。波青湾面阔,沙白磊头圆。劳力同群众,雄心藐大千。南天一柱立,相与共盘旋。”

1962年,他第三次到天涯海角考证结束时,已将近傍晚。夕阳西下,霞光灿烂,海面铺上了万点金光。渔民打渔满载归来,一片欢乐祥和。

他还高兴地跟渔民打招呼,提起去年帮忙拉网的事。

后来,郭沫若写了散文《天涯海角》,在《羊城晚报》上发表,文中这样记叙:“于时日已将暮,遇渔民青年男女一群,人左右手各倒提一鱼,欣欣然同就归路。其中有人向我辈含笑点头,我以手礼答之。——‘还记得吗?去年帮助拉网的人,今年又来了。’含笑者愈多,笑意蜜,而点头愈频。此乃绝好诗料,因复成诗一首。”

郭沫若用诗歌记录自己考证“天涯”石刻所得的欣喜之情以及和天涯渔民的友好互动:“去年助曳网,今日何来迟?访古字方显,得鱼人正归。点头相向笑,举手不通辞。有目甜逾蜜,惠予以此诗。”(罗丕智)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务
主办: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运行维护:海南省政府网站运行管理中心
琼ICP备05000041号-1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01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