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苏轼晚年情怀:余生欲老海南村
2021-05-10 10:02 来源: 海南日报 编辑: 莫中圆 【字体:   打印


海南儋州东坡书院中的苏东坡塑像。

文\吴冠南

六月,缘定对苏东坡不可忘却的纪念。1097年6月渡海登陆海南岛,1100年6月离开,“往返皆顺风”。六月的风,流金的风,卷起浪花似雪花,“暑路亦飞霜。”最后时光“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有意回避内阁任职、主政八州的政绩,特意凸显贬谪三次、牢落三州的功业。期许正视贬谪“污点”,不给历史留有缺憾。前往海南儋州生死未卜,“我行忽至舜所藏”梧州,藏:同葬,儋耳之民来向巡狩虞舜献珠虾的地方。虽然早已领悟“此心安处是吾乡”,但此时此处此心都很不安。“他年谁作舆地志,海南万里真吾乡。”“真吾乡”或许真是吾葬身之地之乡,不至于流落到死无葬身之地,只愿“舆地志”认证。

苏东坡“宜三黜而未已,跨万里以独来”海南儋州,“聚散忧乐,如反复手,幸而此身尚健。”那么,“禄尽空余寿”还能做出什么功业?从中国苏轼研究会理事林冠群先生编注的《新编东坡海外集》,俯仰观察,寻章摘句,深入联系时代背景和写作背景,时序比对,顺藤摸瓜,可以粗浅解读苏东坡的海南居儋功业。


苏轼画像。

“万事思量都是错,不如还叩仲尼居”

公认首推的功业是讲学传道、文以载道,引导促成儋州“诗乡歌海”。“万事思量都是错,不如还叩仲尼居。”孔子,字仲尼。“平生生死梦,三者无劣优。”把梦与生、死并列平等相待,没有优劣等次区分。这个“梦”就是作文。“但令文字还照世,粪土腐馀安足梦。”一定让文字还照亮世间人心,哪怕死了腐化为粪土,也在所不惜,誓将这个“梦”的宿命进行到底!苏东坡有这个底气,儋州也有这个底子。

儋州早已受到中原文化渗透影响。游城东学舍“邦风方杞夷,庙貌犹殷因。”殷是孔子学礼所尊崇的殷代,因是因袭继承。儋州风俗习惯已逐渐被当地少数民族同化,但祠庙社坛仍保留汉民族文化传统。老师“忍饥坐谈道。”西汉儋耳郡郡治,从春秋大义、伦理,取名义伦县,从蛮荒向文明发展适宜,976年改为宜伦县。黎族同胞没读什么诗书,不了解汉文化礼教,也“笑我儒衣冠。”正是“冯冼古烈妇,翁媪国于慈”认准文化儋州的归附政治意识比较强,“海南、儋耳归附者千余峒。”这里“海南”指冼夫人大本营高凉地区以南靠海的雷州半岛一带。儋州“宁济庙”当地首领石雕九具,其中八具正襟跪拜,一具捆绑跪地。绝大多数人顺从归附,个别强徒服法。

“既无晤语者,又书籍举无有”也创办 “载酒堂”,得到儋州人民支持和亲友寄来诗书纸墨“救我今荒芜。”与小儿把郑靖老的借书千余卷编排整齐,像京都的图书馆。搬迁“桄榔庵”之夕,欣闻邻居“儿声自圆美,谁家两青衿?且欣集齐咻,未敢笑越吟。”齐咻:喻海南人学习古代以齐鲁文化发达为象征的北方语言。越吟:喻南方的方言。“莫作天涯万里意,溪边自有舞雩风。”雩祭是我国历史最古老的祭祀求雨活动,山东曲阜市“舞雩坛”故址遗迹是周代鲁国祭天祭坛,最高大。制墨从“得烟甚丰而墨不甚精”到“皆精者也。”把散于经、子、史的意,摄取出来让人明事理。“《春秋》《古史》乃家法,诗笔《离骚》亦时用。”继先君苏洵之志,潜心写作《书》《易传》《论语说》数十卷,浓墨重彩“十六论”等。

“垂天雌霓云端下,快意雄风海上来。”1502年明代进士唐胄《重建儋州学记》,加双引号引用流传四百年的一句话“琼之有士始乎儋,琼之士亦莫盛乎儋。”始是四百年前“宋苏文忠公南迁时,琼士仅得姜君弼、黎子云、王公辅、符林数人,而黎、王、符皆儋产。”姜唐佐,字君弼。盛是“厥后,王霞举、符确辈继出,儋遂为名州,而况积至今日之盛乎。”同时,唐胄也善意提醒“岂徒自庆曰‘琼之有士始乎儋,琼之士亦莫盛乎儋’,如苏端明、折枢密辈,当时之所称与而已哉?”岂能仅仅托空而沾沾自喜于这句话?苏东坡先辈们当时只是说说而已。“瞻”与“儋”因祸得福,人们说“东坡不幸儋州幸。”幸得东坡文脉真传,以文化之。


《新编东坡海外集》。

“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

苏东坡贬谪儋州固然不幸,但“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这个儋州游,奇遇平生之最“奇绝”冠盖,从另一角度成就了苏东坡不幸之中万幸的儋州功业。“困厄九死之馀”,从民间得唐末张玄十八罗汉名画,“获此奇胜,岂非希阔之遇也哉!”从《金刚经》觉悟行善积德有好报应,意为种福田。在精神上,“非谪居海外,安能种此福田也。”

在物质上,“流离僵仆于九死之余”,看到以薯米为粮的海南荒田很多。“吾是以知五谷耗地气为最甚也”,明知当地人“不缘耕稼得,饱食殊少味”,仍然语重心长《和陶劝农六首》“听我苦言,其福永久。”“再拜托邦君,愿受一廛地”自食其力。雇工耕种小圃栽植渐成,“早知农圃乐,岂有非意干。”干:干谒。早知如此,岂能违背自己心愿去拜谒权门、做官求俸禄呢?苏东坡明白“物必先腐也,而后虫生之;人必先疑也,而后谗人之”,只是“与世羞为西子颦。”居住官舍,鼓励子孙“早谋二顷田,莫待八州督。”“二顷田”是任职地方官的俸禄职田。逐出官舍,改变主意“仰府可卒岁,何必谋二顷?”

就地取材“煮蔓菁、芦菔、苦荠而食之,其法不用醯酱而有自然之味。”苏过忽出新意,以山芋作玉糁羹,色香味皆奇绝。“莫将南海金齑脍,轻比东坡玉糁羹。”正月戊辰朔,苏过又欲取薤姜蜜作粥以啖,“吾终日默坐以守黄中,非谪海外,安得此庆耶?”“食姜粥甚美”想起有人戏说食姜损智,自嘲“无怪吾愚,吾食姜多矣。”昔在山东高密以土米作酒,皆无味,今在海南取舶上面作曲酿酒,绝佳。用“奇宝”大琉璃杯喝酒,“一派黄流已电奔。”逐客何幸得此一醉之适?食蚝甚美“恐北方君子闻之,争欲为东坡所为,求谪海南,分我此美也。”“北方君子”当是指饮食癖好到了穷奢极欲的蔡京等。蔡京爱吃黄雀(麻雀)鲊,蔡府有三间房子从地面到屋顶全是盛满黄雀鲊的坛子,也爱吃鹌鹑舌头熬制的鹌鹑羹,每吃一次杀几百只鹌鹑。

苏东坡兼通医药,也有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功业。建成杭州“安乐坊”,知道宋代禁止巫医政策严厉,但对缺医少药岭南地区以疏导为主。黎人 “以巫为医,以牛为药。”“予莫能救,故书柳子厚《牛赋》以遗琼州僧道赟,使以晓喻其乡人之有知者,庶几其少衰乎。”儋人相殴内损,也治愈。海漆“自藤州至儋……然后知其奇药也。”苍耳“愈食愈善乃使人骨髓满,肌如玉,长生药也……海南无药,惟此药生舍下,迁客之幸也。”益智“其为药,治气止水,而无益于智,智岂求之于药者乎?”海南松价值多又高,“不是闲居不能究物理之精如此也。”《续养生论》“喜怒哀乐皆出于心者也。喜则攫拿随之,怒则殴击随之,哀则擗踊随之,乐则抃舞随之。”

羡慕鱼儿自由自在,贬谪儋州“起坐有如挂钩鱼。”换位思考,“如挂钩鱼”换为钓鱼者。黎子云兄弟“呼我钓其池,人鱼两忘返。”老书生数人邀约走走,回家还忍不住笑韩愈《赠侯喜》钓鱼不得,以为钓大鱼须去大海,岂知赶海渔民也未必钓到大鱼。变位思考,不是“如挂钩鱼”,也不是钓鱼者。放鱼善举“其鱼皆随波赴谷,众会欢喜,作礼而退。”下棋双方“空钩意钓,岂在鲂鲤?”不用诱饵,以直钩钓鱼寄兴。“胜亦欣然,败亦可喜。”很有趣味,读你千遍也不厌倦。


苏轼集。

“余生欲老海南村,帝遣巫阳召我魂”

苏东坡还有消除误解、澄清事实的洗白正名功业。唐宋贬谪海南岛是仅轻于满门抄斩的罪责惩罚,惠州临别留手疏作最坏打算:无复生还之望,首当作棺,次便作墓,死则葬海外……渡海“寄命一叶万仞中”,“但闻海舶遇风,如在高山上,坠深谷中,非愚无知与至人,皆不可取……若是至人,无一事冒此险做甚么?千万勿萌此意。”“谪来海南村”是孤村、隔海村、挂月村、暗蛮村。纵然如此,“余生欲老海南村,帝遣巫阳召我魂。”因为海南儋州“风土极善,人情不恶。”

从“其风土疑非人世”,到“风土极善,人情不恶”;“从我来海南,幽绝无四邻”,到“久安儋耳陋,日与雕题亲”;从“以日为岁也”“一日似两日”,到“我本儋耳民,寄生西蜀州”;从“老矣复何言,荣辱今两空”,到“此生敢更求荣,处世但知缄口”; 从“杳杳一发也”,到“青山一发是中原。”劲气直节苏东坡逆袭反转,对焦审视海南岛。

苏东坡“惟有一幸,无甚瘴也。”儋州“年百岁者,往往而是,八九十者,不论也。”期待“岂唯万一许生还,尚恐九十烦珍从。”欣慰“稍喜海南州,自古无战场。”古代海南岛,只是以耳朵、面额等生理性状和风俗习惯为特征的原始聚落,并非古国、方国、邦国、封国、属国,没有兵戎城防卫戍,也没有攻城略地战场。“國”字繁体象形,表示以戈守卫有城墙的土地。

北归之路在何方?“吾始至海南,环视天水无际,凄然伤之,曰‘何时得出此岛耶?’”面对“世路皆羊肠”“归路犹欣过鬼门。”依然坚信“吾生有命归有时”。梦韩魏公骑鹤报讯,预感“北归中原,当不久也。”果然,几个月后“除书欲放逐臣回。”除书:皇帝颁发赦免的诏书。告别海南岛“漫写此诗,以折菜钱。”唯德以水饷,“泂酌”“惠通”泉。“既味我泉,亦哜我诗。”

斯人远去,斯文近来。儋州荣获“全国诗词之乡”“中国民间艺术之乡”“中国楹联之乡”“中国书法之乡”。因缘连线的黄州、惠州、儋州,也联合开展纪念感恩苏东坡系列活动,评说千秋功业。

(本文图片均为资料图)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务
主办: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运行维护:海南信息岛技术服务中心
琼ICP备05000041号-1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01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