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首页  |  中央精神  |  图片新闻  |  最新资讯  |  省领导专栏  |  厅局市县学习  |  海南各界热议  |  分析评论   
 
代国夫:只有改革才能破解猴岛密码
 
     发布时间:2014-01-14   字体[ ]
 

海南陵水猴岛旅业发展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代国夫:

只有改革才能破解猴岛密码

海南陵水猴岛旅业发展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代国夫。记者 苏晓杰 摄

  “精彩语录”

  ·拿什么破解猴岛密码?我说只有改革。

  ·生态一旦破坏了就不可挽回,是作孽,是犯罪。

  ·你吃肉要让老百姓喝汤。如果你不让老百姓喝汤,还要把碗舔一舔,你的饭碗就要被砸掉。(柏辑)

  “我离不开海南。”代国夫说。

  三个月前,旅游界和媒体朋友都知道老代去了西安。一年前,从南湾猴岛旅业董事长位置上退下来后,太多的企业找他,他都回绝了。只有西安的这家大型旅游企业,太能“磨”,老代最终挑战自我的劲头又被撩拨起来。去了后,白天大刀阔斧,夜晚却辗转难眠,“不由自主地想家,想得厉害。”

  懂老代的,都知道他心中的家是哪里。退休前,他出版过一本摄影集,清一色的猕猴生活写真,书的名字,叫《家园》。

  “这本影集对于我,已经超越了影集本身。她所记录的是一段岁月!一段与猕猴朝夕相处,悠悠十六载的岁月!她所记录的是一个梦想!是一个环保主义旅游开发者的潜心多年、孜孜以求努力去营造一个可以见证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所能成就的美丽家园的梦想!”老代在影集的后记中这样写。

  从1992年12月第一次上岛,“撞见椰风海韵”,老代的命运注定就改变了。在此之前,生于浙江,长于黑龙江的代国夫,先后担任过老师、警察、厂长、商业经理,而且即将被提拔为总经理。

  但是,20年前,那个一头天然卷发,打得一手好篮球,重然诺、敢决断的高个子青年,怎么也不会将自己的未来与24群猕猴联系上。青年代国夫当年奔着海南热得发烫的房地产市场而来,一年后和所有人一样掉进冰窟窿。喧嚣退去,他却像一颗海螺,留在沙滩上。

  20年后,就像所有故事中的主人公一样,还是那个一头天然卷发,面庞红润的高个子老代,因为熬不住对家的想念,再一次放弃高位高薪的“眷顾”,回到海南。

  “从哪里说起呢?”故事太多的人,往往就有这样的开场白。他知道对面的采访者一定做足了提问前的功课,关于猴岛,关于生态保护开发,关于旅游……十几年来接受过国内外无数次采访,代国夫,这三个字,现在不仅仅是一个名字,还是一个符号,一个密码,一本教材。

  旅游市场值得开拓

  记者:您常被人叫做“猴王”和“岛主”,尽管这是戏称,我还是很好奇,您回顾自己这一生,年轻时可曾想过会和一座岛,24群猕猴产生如此奇缘?

  代国夫:人的机缘有时候真说不清楚。1992年我第一次到海南,那时南湾猴岛和东郊椰林、东山岭和天涯海角一起被称为海南的四大名片,我和所有的游客一样,跟着导游坐着木船过海上岛看猕猴。1993年我代表武汉三特集团在海南从事房地产项目,期间又去过几次猴岛,都是以游客的身份。后来海南地产泡沫破灭,很多人抱恨而去,三特集团也面临着或撤或留的问题,我选择了后者。

  记者:您的选择出于什么考虑?

  代国夫:我看好海南的旅游。我认为海南的旅游大有作为。在中国真正具备度假休闲条件的,海南是最佳选择。它的气候和生态环境是内地无法比的。我至今还记得1992年12月份我第一次上岛体会到真正的椰风海韵时的那份激动。所以我说服公司董事会,与浮躁的房地产业相比,旅游市场更值得我们开拓。

  商机往往来自于危机

  记者:很多旅游业界的人至今还在感慨您当时的选择,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您当时准备在猴岛建设跨海索道是疯了。

  代国夫:因为1995年我不再以游客身份,而是以投资考察者的身份上猴岛的时候,这个曾经的四大名片之一已经处于破败的边缘,游客从当年最多年游客量25万人次急速下滑至5万人次,后来甚至被封岛了。1995年,南山、大小洞天等景区已经开始亮相,猴岛却成了没人吃的螃蟹。在这种情况下我提出建设国内最长的跨海索道,资金额当时要几千万,确实让人难以理解。这期间新加坡和湖北的两家合作公司先后抗不住压力撤资,但是我们还是坚持下来了。

  记者:您坚持的理由?

  代国夫:商机往往来自于危机。猴岛当时可以说无人敢投资接盘,我却认为这是投资的最好机会。猴岛有辉煌的过去,这说明它潜力巨大;其次,尽管从资源上看,渔港、猕猴、海滩等单个元素不具备独特性,但把这些元素综合包装起来,却是海南甚至国内唯一的不可复制的优势资源;第三点,我认真研究后认为,当时猴岛之所以陷入危机,完全是因为体制机制造成的,只要理顺机制,猴岛一定能重现辉煌。

  改革破解猴岛密码

  记者:为什么说是体制机制造成猴岛危机呢?

  代国夫:这主要是因为当时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陵水黎族自治县好不容易培养出来一个省级旅游精品,大家都来抢这个香饽饽,最终导致一个不到10平方千米的小景区,上面有好多“婆婆”看管,投资义务、利益分配和管理理念不可避免产生分歧,进而导致混乱,问题产生了,所有的“婆婆”又都撂挑子不管了。所以,我们当时认为猴岛的问题并不仅仅是修建一条索道解决硬件设施、制造旅游卖点,更关键的是要解决众多“婆婆”管理扯皮的制度难题。

  记者:这就涉及到改革的话题。

  代国夫:对,因为这涉及到一个国有资产如何理解的问题,我们和县里提出来,如果我们只建索道,景区还是老样子,这样的投资注定失败。我们当时提出的办法就是政企分开,经营权和所有权分离,所有权是国家的,经营权我们拥有50年。

  记者:这样的提法在当时还比较大胆,反对声音不会少。

  代国夫:争议很大,有人甚至说这是出卖陵水资源的败家之举。但是回过头看,当时省委、省政府和陵水领导改革的决心起了关键作用。猴岛能有今天,是改革的结果。2007年猴岛成为中国旅游首个MBA案例,那本案例起名叫《猴岛密码》,猴岛拿什么破解密码?我说只有改革。

  “三人理念”:坚守生态底线

  记者:当时有很多专家学者也反对你们经营猴岛。

  代国夫:专家们的担心是正常的。生态旅游在当时是个时髦词汇,许多地方做出来的产品却是破坏生态的。生态一旦破坏了就不可挽回,是作孽,是犯罪。我们绝不做这样的事。所以从一开始我们就咬死一条,明确规定景区开发的范围,核心区和缓冲区不能动。在具体开发过程中,我们甚至还从原有的景区范围往回收。

  记者:这不会影响客源吗?

  代国夫:恰恰相反,事实证明,当我们尊重大自然,与万物平等相处,我们收获的会是惊喜。当年猴岛上,猕猴数量减少,猕猴对人产生敌意,攻击事件很多。现在我们的景区只占整个保护区百分之一不到,但是我们的游客数量5年内从5万人飙升至90万人,更重要的是,猕猴的数量也增加到1500多只。

  记者:您有一个非常著名的“三人理念”。

  代国夫:只有猴子,才是南湾猴岛真正的主人。我们的责任是保护好主人,服务好客人,也就是游客,做尽职尽责的管家和仆人,有媒体后来给我总结成“三人理念”。其实这一理念的本质就是坚守生态底线。我们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所以国际性环保组织———保护国际主席米特迈尔博士到猴岛考察后很高兴,希望将猴岛模式向全世界推广。很多专家学者来看了之后也相信,生态旅游开发与保护,猴岛模式值得推广。

  旅游开发:和当地结婚过日子

  记者:我注意到前两年您又提出过由猴向海的战略转移,这是基于什么考虑?

  代国夫:任何景区景点的开发都会面临所谓的饱和度问题,我们坚守生态底线,向上绝不可能再去侵占猕猴的家园,但是我们可以借助猴岛周边的海洋进行新的旅游产品开发,譬如游艇等水上项目。

  记者:这些年猴岛拿出很多钱帮助周边的百姓,光给渔港里的鱼排换红瓦、挂红灯笼就花了600万元,您为什么这么做?

  代国夫:我常和公司的员工说,你吃肉要让老百姓喝汤,如果你不让老百姓喝汤,还要把碗舔一舔,你的饭碗就要被砸掉。我还有一个不恰当的比喻,要想做好旅游景区的开发,就要和当地政府和老百姓做到真正结婚过日子,而不是像某些项目,以盈利为终极目的,闪婚闪离,地圈完了,钱赚到了,后面的事情就再也找不着他了。

  记者:听说您当时提出退休时,公司一再挽留您,您自己一手开创的事业,为什么不再多干几年呢?

  代国夫:这就要回到你一开始问我的话题,我当初上岛的时候的确是奔着自己的小事业来的,但是十几年来和猕猴们相处,我发现自己居然还可以做一个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大梦,而且,这个梦最终还成了现实,我在不经意间找到自己的价值,很知足了。(记者 柏彬)

  人物档案

  代国夫:曾任武汉三特索道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海南三特索道有限公司总经理、原海南陵水猴岛旅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担任中国旅游生态专业委员会特聘委员、海南省文联委员、海南省企业家协会副会长、海南省旅游协会副会长、海南省景区协会副会长、海南省旅游研究会副会长、华南师范大学客座教授、海南大学旅游学院客座教授、海职院旅游系客座教授。

  从1990年代初开始从事摄影,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世界华人摄影学会会员。2001年被海南省劳动人事厅和海南省旅游局记个人“二等功”一次,2004年被评为“海南省最具社会价值杰出旅游人才”,2005年被评为“海南省树形象创名牌优秀企业家”,2009年荣获了“海南省劳动模范”荣誉称号,2012年荣获了“全国旅游系统劳动模范”荣誉称号。(柏辑)

版权所有 © 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主办: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协办: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 开发维护:海南信息岛技术服务中心
网站声明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 琼ICP备05000041号
(建议显示屏分辨率调整为 1024 X 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