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迈福安古窑:“碗灶岭”掩埋的古窑烟火

中国·海南 www.hainan.gov.cn     发布时间:2015-09-22    字体[ ]


青白瓷香炉。 郝思德 供图


底部有个“玉”字的福安古窑出土残碗。


原貌状态古窑出土瓷器现场。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海南日报记者苏晓杰摄


福安古窑出土的陶罐。


烧上汉字的青花瓷碗。

  受限于考古工作计划和技术队伍力量及发掘经费等方面原因,大部分古窑址都隐藏在山野之间,少为人所知。至今,仅有澄迈县的福安古窑址进行了科学发掘。

  2002年和2004年福安窑址的两次发掘填补了海南古窑址考古上的空白,而从福安窑址发掘出的近4000多件陶瓷器文物,为研究海南古代陶瓷技术和工艺传统提供了新的资料,同时也为探求海南岛在明清时代手工业的发展状况提供了重要实物。

  位于澄迈中部的中兴镇福安村,是一个静谧的小村落,村落附近有一个小山岭,山岭旁有一条美杨河绕岭而过。在海南古窑遗址地图上,这个其貌不扬的碗灶山岭周围聚集了至少有5处古窑遗址。

  对于这些古窑遗址,当地村民们已经说不出它们的历史来源,一直以来,村民们在山岭上垦荒或放牛时,时常会捡到一些零碎的陶土片或瓷片,因此这个山岭也被当地村民称之为“碗灶岭”。

  僻静山村 窑址扎堆

  已经从澄迈县文体局退休的李曼莉2004年当年参加了福安古窑遗址的挖掘,她认为,虽然澄迈历史上甚少有关于古窑遗址的记录资料,但从当地的地形和土质上,大概可以猜测出前人选择福安地区建立烧窑的原因:“当地的土质虽然不是特别好的黏土,但烧制一般民用陶瓷用器已经足够,加上山坡地形可以建造大型的龙窑,附近的美杨河既提供了水源,又是重要的交通运输河道,综合考虑,福安地区确实算是建造古窑比较好的选择。”

  几百年过去,当年日夜旺火烧制,人来车往运输瓷器的热闹景象已不再现。唯有犁翻土地发现的碎瓷片,是那段岁月在人世间留下的直接凭证,让后人遐想昔日光景。

  2002年,海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福安古窑进行了试探性发掘,在窑址的中心偏南地带挖掘了近150平方米的面积。发现了陶瓷器堆积坑3处,这是较偏离古窑址中心的废弃陶瓷器堆,出土了大多是烧制不成功被丢掉的陶瓷器次品残片和少量较完整的陶瓷器。

  经对这些发掘出土的陶瓷器质地、器形及烧制工艺和窑炉形制特点的初步分析判断,省考古专家认为福安古窑址的烧造生产年代大概是在清代。与当时在南海西沙群岛出水的瓷器相比较,福安古窑出土的瓷器在品相上较为粗糙,估计其烧造年代要较晚些,并是一般民窑生产的。

  尽管那次试探性发掘尚未解开海南古窑是否与海上丝绸之路有相关联的重重谜团,但考古学家们已经跃跃欲试,期待开展正式科学发掘,亲手揭开那掩埋在地下上百年的文物,深度挖掘出一段海南古窑烟火史。

  福安技艺从何来

  根据前次的试探性发掘和进行考古钻探,省考古队对福安古窑遗址主要区域、分布面积以及对出土陶瓷器的初步分析,有了一定的了解。经过向国家文物局申请批准,于2004年由时任海南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的郝思德研究员任考古领队,正式开展对澄迈福安古窑遗址进行第二次科学发掘。

  约有2000多平方米面积的福安古窑遗址坐落在当地名为碗灶墩山的冈坡上,主要呈坡式形状修建。为保护古窑遗址的完好,考古队按发掘探方依次从坡顶上,自上而下进行清理发掘。经过约一个多月的发掘,福安古窑遗址上的5座窑炉得以重见天日,都为横式阶级窑,其中,1号和2号窑炉保存的比较完好,出土了上千件陶瓷器文物。最为完整的2号窑炉长有15米,宽3米,主要是由火膛、窑室、烧沟、投柴口、烟道等构成。

  郝思德研究员说,此次发掘发现,福安古窑的窑炉主要形制结构为横式阶级窑,属龙窑系统。这样的窑形可保持空气顺畅流通,火力充分,燃烧较旺盛,适合大规模批量式地生产陶瓷器。

  据了解,目前我国发现的古窑形制结构大致可分为南方的龙窑和北方的馒头窑。龙窑形制多是依山坡而建,由上自下,如龙似蛇,呈长条形,故名为龙窑。龙窑内的容量空间很大,一次性可烧制几千件至上万件的陶瓷器。

  郝思德研究员介绍,龙窑最早发现于商代,经过上千年的发展,到明清时期在南方地区多有发现,而福建地区在明末清初时期又出现横式阶级窑。根据福安古窑炉的形式特点,与福建发现的属龙窑系统的横式阶级窑结构较为相似,应是受到了福建古窑的一定影响。因此,再结合海南岛的移民历史,是否可以进一步推测,海南岛的陶瓷烧造技艺,至少澄迈地区的古窑烧造技术,应可能是由福建地区迁琼移民携带而来的。

  而更能佐证福安古窑生产时代的是来自窑址当中发掘出的一枚铜钱币。在古窑址出土的上千件文物中,竟然仅发现了一枚钱币,已经足以令人称奇。更让人称奇的是,这枚铜钱币最后经考证,实是产自康熙年间南明政权的“洪化通宝”。这枚钱币并不简单,它的制作流通还有着一段渊源历史。

  在明末清初,清顺治帝为夺取全国政权,先后起用三边总督洪承畴、山海关总兵吴三桂等明朝降将为其开路打先锋。康熙帝即位后,吴三桂、耿仲明、尚可喜作为“有功之臣”分驻各地,论功受赏,史称“三藩”。三藩各有重兵,分据地盘,在用人、征税、铸钱等方面各自为政,俨然是三个独立的小王国。“三藩”都曾自行铸钱流通。1678年,吴三桂病死后,其部将拥戴吴三桂的孙子吴世璠在贵阳袭号,改元“洪化”(公元1679-1681年),并铸“洪化通宝”。1681年清军攻破昆明,吴世璠自杀,延续8年之久的“三藩之乱”被平定,三藩钱币也随之消亡。

  见证海南手工业发展史

  中国的古代先民从万年前就掌握了制陶技术,陶器的出现使得人类的生产生活有了较大改善,而从各个时代的制陶工艺和陶器工艺品中,可看出人类各个时代的审美观念的变化,更可窥得社会的发展状况。

  在福安古窑址的发掘中,最为瞩目的莫过于4000多件出土的陶瓷器文物。这些文物为研究海南古代陶瓷技术和工艺传统提供了新的资料,也为探索明清时期海南手工业的生产状况提供了有价值的实物。

  郝思德研究员介绍,福安古窑址考古发现的瓷器釉色分为青釉、青白釉、青黄釉、酱釉、褐釉和青花等种,器形主要有罐、壶、碗、盘、钵、碟、盅、盆、瓮、杯及器盖、香炉、灯盏、烟斗、瓷权(秤砣)等,另有人头像、孔雀、鸭头、青蛙、龟等器物。其中,青花器形有的带字款、花卉图案,有的瓷罐带有海南地方特色的青蛙纹样。同时,还发现大量窑具,主要有垫饼、垫圈、垫钵等。

  “从发掘出土的陶瓷器文物种类可以看出,福安窑址是一个批量生产民间日用生活器皿的商业性民窑。这些出土文物的收藏价值可能不高,但是从一个侧面可以看出当时海南社会民间的生活状况。”郝思德说。

  比如,福安古窑出土的上千件文物中,有上百件的陶制烟斗。烟草原产自美洲,是在明朝万历年间才传入中国,到明清两朝期间,才开始在民间流行吸烟。这上百件的烟斗,可也反馈出当时的海南岛烟草已经有了一定的普及。

  香炉的数量在此次出土文物中所占数量也较多。在古代,香炉是一件较为重要的器皿,质地、款式以及雕刻的花纹和文字,都表示一定的用途,也反馈出使用人家的家境状况。在本次出土的香炉当中,有部分香炉上印刻着莲花花纹。莲花是佛教及佛教艺术中常见的一种象征物,从中可见在当时海南岛上已经有佛教文化比较盛行。

  此次出土的大部分陶瓷器都属于寻常百姓生活器皿,在儋州、白沙、保亭等市县都发现有相似的青花碗、褐釉罐、瓷权等瓷器。尽管福安窑陶瓷器的质地及制作工艺较为粗糙,目前还难以来证实海南岛的古窑址是否与南海丝绸之路上陶瓷贸易有着一定的关联,但福安古窑址的发掘还是受到了社会各界的瞩目关注。

  至今在澄迈境内,手工陶艺技术仍在民间代代相传。2006年在桥头镇的红坎岭,一些来自全国各地的陶艺家集聚在此,开设了红坎岭陶艺文化园。

  从福安古窑址两次挖掘出的上千件陶瓷文物,也成了澄迈乃至整个海南古代手工艺发展的文化符号,展示了海南明清时代的手工艺技术以及民间文化的发展。

  目前,这些文物被分成了两批,一批在海南省博物馆内展出,另一部分留在澄迈县博物馆收藏。

  据省博物馆透露,目前我省文物部门正在计划对福安古窑址进行再次发掘,能否通过这次考古再次揭开海南岛在明清时代的古陶瓷工艺、外销以及与海上丝绸之路之间的相联关系。(记者 孙慧 通讯员 蔡俐红)

 
相关新闻
海南陶瓷千年窑语
韩槐凖:中国古外销陶瓷研究第一人
考古专家——栗建安
宋代佛塔:黑灰光润中的“精神寓所”
韩槐准:搜奇探史永葆赤子之心
丘浚墓享殿遗址正式发掘
崖州古城考古发掘发现:城墙体夯土系宋代墙体遗存
国宝巡琼


 责任编辑:潘雪茹关闭窗口】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