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九,海南人王庶华巡弋南海诸岛

中国·海南 www.hainan.gov.cn     发布时间:2012-08-20    字体[ ]

王庶华书法。

 

1989年秋天,王庶华阔别故里40年后,回乡认祖问亲。

 

  在民国史上,他不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却在非常时期有过一段非常的经历,亲历了南海诸岛主权的确立和归属过程;他是海南离岛的主管官员,曾经率兵巡弋南海,驻扎到南沙群岛太平岛上;他是海口的一个农家子弟,一名爱国人士,名叫王庶华。

 

  1949年,国民党军事力量在大陆连连失势,民国政权风雨飘摇;但在海南岛,建省的筹备事宜仍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当中,不仅将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东沙群岛和中沙群岛纳入海南的行政版图,还派出“离岛专员”———海口永兴人王庶华———巡视“四沙”,并派兵进驻南沙太平岛。期间,王庶华以鸟粪、海人草等海产品,与越南、日本进行贸易活动。

 

  一代才俊,黄埔早期生

 

  早就听“老琼山”、文史专家王俞春提到他的家乡永兴镇,出过一位国民党将军王庶华,曾经管理西沙、南沙、东沙和中沙群岛。近日,海南日报记者邀请王俞春,驱车前往永兴纯雅村,访问王庶华的亲属。
  现年90岁的王诏良老人是王庶华的从侄,年轻时见过王庶华,多年来也四处搜集自己这位从叔的资料。
  1907年,王庶华出生在永兴纯雅村一个富裕家庭,曾就读于琼山中学(一说琼海中学,即今海南中学),后入读黄埔军校,是该校的第二期学生。上个世纪20年代末,年仅21岁的王庶华就担任黄埔军校的教官,教出2000多名学生,为国民政府培养了一大批人才。王庶华个性开朗,爱交朋友,在黄埔时就与陈济棠、陈策和周恩来等人交往甚笃。
  王诏良告诉记者,王庶华后来一直在广东省行辕任高级参谋,日本投降前回过海南,从事商业贸易,主要是通过“九八行”的代理方式,把海南的土特产卖到岛外。那时候,王庶华常住海口“和平戏院”,王诏良还从乡下到城里找他叙旧。
  “我有一次听他讲起,陈策在广州时,有一年因几间房屋与人打官司,由于手头很紧,还跟王庶华借过钱解困。”王诏良说,“我的哥哥王诏宣(又名王秉衡)是黄埔第五期学生,当过国民党工兵连的连长,家人知道他阵亡的消息后,催我到海口来找王庶华,想知道家兄死后葬在哪里,遗憾的是他也不知情。”
  在纯雅村,王庶华兄弟住过的那间百年石屋,除了换过3次瓦面之外,主体结构还未曾修整。据王家亲属介绍,王庶华有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二,上有哥哥冠华,下有弟弟文华和锦华。三弟王文华也是黄埔军校的学生,其子女还保留着他在学校时的一张画像。
  一九四九,立碑太平岛
  由于资料匮乏,记者对王庶华早年的踪迹,仅限于王诏良老人的讲述。
  时间回溯至1949年。这一年,王庶华的一次经历,对于他本人和整个国家来说,都具有重大的意义。
  据澄迈籍国民党将军王家槐所着的《海南近志》记载,这一年4月1日,“海南特别行政区”成立,不久,“海南建省筹备委员会”也相继设立,陈济棠身兼行政长官和委员会主任;6月6日,国民政府总统明令公布“海南特别行政区”长官公署、“海南建省筹备委员会”的组织条例,规定海南特别行政区的领域,“包括东沙、西沙、中沙、南沙等群岛,及附属岛屿”。
  那么,既然向外界宣布“四群岛”归海南管辖,又由哪个机构和谁人来具体管理呢?
  王诏良珍藏着一份报纸复印件,是王冠华的儿子、王庶华的侄儿王诏雄1989年从香港带回的。报纸上面有一篇专访文章,同时刊登于1988年6月23日的《香港时报》、《明报》和《大公报》,题为《南沙群岛的历史见证人———访原国民党海南特区离岛管理专员、公署专员王庶华将军》,署名“业隆”。据查,作者“业隆”即王业隆,1941年生,1983年移居香港,是名作家,曾编着《罗门诗鉴赏》,这篇专访后来收在其《我的海南岛》一书中,估计他的原籍也是海南。
  王业隆在文中说明了专访王庶华的原因:“1975年以来,越南、菲律宾为实现其
  领土扩张野心,公然对中国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提出领土要求,并出兵抢占了中国南沙群岛的多个岛礁。”
  王庶华告诉王业隆,1949年,海南特区行政长官陈济棠想让他担任警务处处长,但他对此不感兴趣,并向陈氏阐明:宁愿“铲水皮”,也不“铲地皮”。所谓“铲水皮”,就是发掘海南特区离岛的潜在利益,如东沙的海人草、西沙的鸟粪和南沙的沉船等。
  王庶华于1949年3月走马上任,在其任职的一年中,先后与日本人签订了出售东沙海人草和共同打捞南沙海域沉船的协定,还同当时的越南保大皇朝“建设和青年部”部长黄南虹博士,签订了以鸟粪换大米的议定书。与越方的谈判是在香港进行的,内容主要是以越南大米换西沙鸟粪,西沙主权的问题完全没有争议。谈判的结果是:中方以两担西沙鸟粪换一担越南大米的比率进行交换。
  据王庶华回忆,他到西沙巡视时,发现那里的鸟粪比香港的太平山还高,如果全部换成越南大米,就是广东全省的人口,一年之内也吃不完。然而,在王业隆笔下,最让王庶华感到自豪的是,他作为海南特区离岛专员,有过一次巡视西沙和南沙的特别之旅。
  当时是1949年9月,王庶华率领一个连的海军,从东沙启程,途经西沙到南沙,所到之处,除中国水兵和渔民之外,并未发现其他外国舰艇在南海海域出现。王庶华的旗舰“海礁号”在南沙最大的岛礁———太平岛,停留了一个星期。
  早在1946年,中国政府从日本人手中收回南沙群岛之后,广东驻军曾派出一个连的部队驻太平岛。此次为了增加防卫力量,同时显示太平岛守军属海南行政特区,王庶华又留下了一个排,还亲自书写“南陲永固”四个大字,署上“海南特区离岛专员公署专员王庶华”等字样,让士兵用水泥筑了一块比人还高的碑记,竖立在太平岛上。据说该碑如今还竖立在那里。
  一杯浊酒,晚年访故里
  台湾传记文学出版社1991年出版的《海南近代人物志》(陈俊编着),对王庶华有一段简单的介绍,同时对1949年派出离岛专员的行动给予很高评价:“王庶华,琼山县永兴市人。民国三十八年海南特别行政区长官公署派任专员,驻南沙群岛,辖东沙、西沙、中沙群岛,为我国第一次在此四岛设官管理之始。”
  从南沙归来后不久,王庶华移居香港。1950年,蒋介石在台湾举行“国庆”时,邀请他前去庆祝,王庶华未赴,并在此后的几十年间,一直没有踏上台湾岛。
  王诏良说,1988年冬天,广州市政协向王庶华先生转去中国海军和外交部的一份邀请函,来函请他赴京发表谈话,驳斥越南无理侵占南沙群岛赤瓜礁和若干岛礁的野蛮行为;王庶华本欲北上,但由于天气寒冷,加上年老多病,未能成行,第二年春天改在广州会谈。外交部等部门与王庶华谈话的录音,以及王庶华曾任海南特区离岛专员的事实发表后,有力地反驳了越方的无理诉求。
  1989年秋天,阔别40年之后,82岁的王庶华回到故乡———永兴镇。一时间,乡亲们齐齐汇集到了纯雅村,都想要一睹他的风采。王庶华的族人还保留着这样一张彩色照片,相中人穿着深蓝色的西装,戴着老花镜,左腕挂着拐杖,站在老屋门前,双手举起一枝香,向前方虔诚致敬。
  王诏良介绍道,那年王庶华回来认祖问亲,照片上的他正站在祖屋前举香敬天;那天,村里摆了好多桌酒菜,一是为了欢迎王庶华回来探亲,二是给王庶华一次答谢乡亲们不忘之情的机会。
  在王庶华的另外一个侄儿、王文华的儿子王诏敖家里,收藏了王庶华仅有的一幅行书书法作品:“满而不溢,高而不危,富贵也。”说的是他个人的座右铭,由此可以窥见王庶华为人处世之道的一斑。作品没有落款时间,但家人说是王庶华1989年回家时留下的。
  其实,此前的1984年,时任海南区党委领导的王越丰曾致信王庶华,希望他重游故土,更欢迎他回乡定居。前些年,王庶华的侄儿王诏雄还带回了王越丰当年的亲笔信,有心的王诏良特意复印存底。
  据纯雅村《王氏族谱》记载,王庶华家族的迁琼始祖是王飏凯,生于南宋开禧年间(1205-1207),曾任“通议大夫”、“河西按察使”等职,宋末渡琼,定居在今天的永兴镇洪王村,其坟墓距离永兴镇上不远。王飏凯的后代有迁往纯雅村的,也有迁居今海口遵谭镇儒楼村者。
  王庶华是王飏凯的二十一世孙,没有子嗣,1996年在香港辞世,享年89岁,葬在深圳。
  王俞春认为,王庶华是一名爱国人士,不但在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就发挥积极作用,还大胆航海巡弋南海诸岛,以实际行动扞卫南海主权,并在共和国成立后,晚年以香港同胞和历史见证人的身份,以个人的言论再次力证南海诸岛早就属于中国管辖。(记者  陈耿)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szfwhyy关闭窗口】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