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省农信社风雨兼程助“三农”

中国·海南 www.hainan.gov.cn     发布时间:2013-08-12    字体[ ]

海南省农信社转制改革6年来坚持探索海南特色的金融发展之路,成功跻身省内有实力商业银行之列

风雨兼程助“三农”  

 

  儋州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信贷技术员深入农户家中为联保农民办理小额贷款。 (记者 苏晓杰 摄)  

  站在重振海南金融繁荣时代的历史节点上,回望6年前的8月10日,海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在那个风雨天里挂牌的一刹那,更觉省委、省政府主导的这条改革之路的正确与可贵。

  “风生水起!”彼时的愿景已变为此时的现实。转制改革6周年的今天(8月11日),海南省农信社的存贷款余额、上缴税收等重要指标,均列省内商业银行前两位,真正从默默无闻的“小兄弟”成长为金融服务海南地方经济和三农发展的主力军。作为全省唯一的地方性金融机构,它的改革发展实践,让人们看到了海南金融生态重回健康良性发展轨道的最有力样本。

  一种关怀始终不渝

  省委省政府正确指引紧握发展主动权

  今年5月中旬,海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以下简称省联社)理事长吴伟雄就得到一句忠告:“一定要把风险防范放在各项工作的首位,收紧和优化信贷结构,重点在服务三农和中小微企业上发力,保持充足的流动性。”

  提出这句忠告的是时刻牵挂着农信社改革发展的省委书记罗保铭。5月13日,罗保铭当面郑重叮嘱省联社高管;5月16日,放心不下的他再次致电吴伟雄,要求好好研究国际国内的经济金融形势,及早采取应对之策。省联社马上召开党委扩大会议研究市场变化,一致认为省委书记的前瞻与预判精准把握了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并立即部署了应对措施,留足了头寸。

  6月20日,当一场所谓的“钱荒”汹涌袭来,“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的海南省农信社从容应对,不但自身有效防范了风险,还向其它商业银行和市场融出资金191亿元,缓解了实体经济和中小微企业的融资困难局面,发挥了地方金融运行“稳定器”的作用,在同行中赢得了信誉。截至6月底,资金收益相比前5个月的资金交易平均收益多赚了上亿元。

  “省委领导前瞻性的指引,帮助我们在关键时刻把握住了关键机遇。”一位省联社高管感激地说。

  6年来,在许许多多的关键时刻,省委、省政府始终如一地及时给予农信人关怀和指导,帮助农信社一次又一次地化危为机,牢牢掌握住了改革发展的主动权。

  改革前,海南省农信社的资产质量全国最差、最后一家改制,它的历年挂账亏损高达50多亿元。曾有人认为,它已无法“起死回生”,建议不如像海发行一样关闭清算,但这无疑将对海南金融生态环境造成极大的破坏。正此困顿之际,时任省长的罗保铭与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穷人银行家”尤努斯“拉钩约定”,找到了以小额信贷撬动农信社改革和农村金融发展的这个突破口。此后不久,省政府又在全省范围内在全国首开财政贴息小额信贷的先河,拉开了海南农村金融奇迹般发展的序幕。

  实践中,农信人遇到了大量不良贷款严重影响农信社生存和发展的问题,怎么办?省委、省政府再次出手,从2008年起,省纪委、省高院、省检察院、省委组织部等部门联合掀起“清欠风暴”,带头清收公职人员欠款1.4亿元,带动整体清收24亿多元,占实际不良贷款的50%以上,大大化解了农信社的风险,同时净化了海南的诚信环境,提升了农信社的社会影响力。

  2010年5月,省政府出台《海南省支持农村信用社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了减免税费,设立专项资金等十条政策,建立了扶持农信社改革发展的长效机制,推动农信社改革向更深层次前进……

  在其它省份的农信社改革中,大都由财政投入巨资。吴伟雄却清楚地记得,履新之初,省委、省政府领导对他语重心长地说:“海南是小省,拿不出那么多钱,但我们可以给足政策,帮助你们闯出一条路来。”朴素而无私的支持与关怀,就像海上的灯塔,指引和激励着农信人克服困难、努力前行。

  真切的关心更胜真金白银。海南农信人记得,省长蒋定之多次专程与有关部委沟通,亲自协调落实减免税政策,夯实了农信社稳健经营的基石。

  2011年,蒋定之提出海南金融“五个一”工程的目标,其中第一条就是要设立地方法人银行。在他的亲自推动下,海口农商银行、三亚农商银行先后挂牌成立,推动海南省农信社发展进入新时期,开启了向规范、成熟的商业银行迈进的征程。

  一份责任担当如山

  服务地方经济 普惠金融服务

  在危急时的选择,最能折射一个人的品格,企业亦如是。

  今年4月中旬,当H7N9禽流感疫情重创全国家禽养殖业,海南文昌鸡价格下跌近一半,销量只剩30%,企业与农户难以为继的时候,海南省农信社挺身而出,向养鸡户和企业提供了1亿元紧急贷款。“你们是真正的雪中送炭啊!”潭牛文昌鸡公司董事长于吉英万分感激。

  “既是对海南三农的责任,也是对农业经济规律的准确判断。”面对质疑,海南省农信社的决策者没有丝毫动摇。5月上旬,国务院通过包括信贷支持在内的多项家禽养殖业扶持措施;紧接着,省委、省政府出台了综合扶持政策,省财政拿出5000万元补贴养禽业,并鼓励金融机构加以信贷扶持。1个月后,海南文昌鸡价格和销量基本恢复到正常水平。

  “如果在这个关键时刻失去了信贷支持,海南的一个特色产业就将陷入危机,至少1年之内无法恢复。”于吉英说。责任与担当,始终是海南省农信社改革发展的动力,并随着企业规模和实力的增长变得更重。

  以前,这种责任就是发展:向更多农户和中小企业提供的金融服务。6年来,海南省农信社累放小额贷款约100多亿元,累放中小微企业贷款500多亿元,并在全省22个金融服务空白乡镇新建网点,目前已建成21个,让农民都能享有基本的公共金融服务。

  近年来,这种责任要求更好的发展质量,在推动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红岭水利枢纽、国际旅游岛先行试验区、海口30万亩良田整治等事关海南长远发展的重点项目中也都有农信社的身影。6年来,农信社支持重点项目建设近200亿元,围绕地方经济工作重点累计发放各类贷款900多亿元。

  一支队伍希望如火

  中国“尤努斯”成为改革最大财富

  海南省农信社有一支引人注目的特殊队伍,说引人注目,不是因为其中涌现了最年轻的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共海南省委优秀共产党员、全省五四青年奖章获得者……而是因为这支队伍里的每个人身上那种精神特质,让人看到“草根金融”的希望,看到中国“尤努斯”的火种在乡间蔓延。

  “你们的规矩我知道,就是一口水都不肯喝的。”在三亚大坡园田洋,果农欧玉平拿出矿泉水,被前来做回访的小额信贷技术员陈南威等人拒绝;又到田里掰了串已成熟的香蕉,还是被拒绝,话语里带着遗憾和歉意。

  “不喝客户一口水”是小额信贷技术员的行为准则之一,他们严苛纪律的不近人情,恰恰来自对农民的深厚感情。

  去年,海口市大坡镇一位贷款养殖户遭遇灾害,损失严重,小额信贷技术员许志芳不但帮助他组织还款来源、做好还款计划,还拿出自己的积蓄帮助他恢复生产。

  小许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她的分析朴素而实在:一味催欠,可能毁掉他发展的机会,更无力还贷,大家双输;帮他保留信用,他有技术有经验,有很大机会东山再起。现在,这位客户的养殖规模开始恢复,贷款和借小许的钱都快还完了,他也成了农信社的义务宣传员。

  “与农民打交道,不在于学问有多高,能力有多强,而在于对他们付出的感情有多真。”许志芳如今对这句话深有感触:“对农民没有感情,(这份工作)是留不下来也做不好的。”

  这份真切的感情感染了许多农村金融专家。“你们堪称全国农信社小额信贷支农改革的一面旗帜。”多次到海南实地调研小额信贷的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说,尤其是培养出一批了解国情、热爱农民、走村入户热情为“三农”服务的大学生信贷员,不仅培养了自身的业务骨干,而且探索了一条在新形势下培养新型村干部的新路。

  “这支队伍就是农信社改革6年来的最大财富。”省联社副主任陈奎明说,小额信贷技术员多次在田间地头受到罗保铭、蒋定之等接见慰问和高度评价:农信社的干部应当优先从小额信贷技术员队伍中培养;各级政府招录公务员应当优先从小额信贷技术员队伍中选拔;大学生小额信贷技术员应当成为培养党的优秀基层干部的摇篮。

  一条道路跋涉如歌

  重振海南地方金融任重道远

  “如果农信社没改革或改革没成功,实现当前的良好金融生态可能要花海南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甚至有可能像海发行一样引起负面连锁反应。”省金融办副主任林继军在接受采访时说。

  海南省农信社就像一条“鲶鱼”,搅活了海南金融的一池春水:

  小额贷款的成功推广,带动商业银行等纷纷下力气开拓小额贷款业务,变象征性支农为实质性支农,小贷支农多家并进;农信社贷款余额去年跃居省内商业银行之首,各家银行都感受到了竞争,一时间出现了“比赶超”支持实体经济的局面;农信社大力支持村镇银行、小贷公司、担保公司、农民资金互助社等发展,共同创新抵押担保方式和融资流程,原本无人问津的本地特色中小企业变成资本市场上的颇受欢迎的“香饽饽”……

  农信人都关注到,央行日前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这意味着银行业稳定盈利的时代将过去,进入优胜劣汰的残酷竞争格局。他们面临着新的考验。

  在一轮快速的发展过后,海南省农信社更关注风险和质量。省联社确定今年为“规范建设年”,用60%精力抓风险防控,用40%精力抓业务发展。采取了一系列防范风险举措:开展大面积干部交流和轮岗工作、开展全系统“九种人”排查工作、开展存款账户的对账工作、开展柜面风险排查工作,特别是对省联社成立以来发放的贷款和对公存款进行全面排查。今年6月下旬,省联社领导班子全体成员还主动上门,到中国工商银行海南省分行学习风险防控管理的先进经验。而农信社防控风险的重要制度创新,如“三包四挂”、赔偿准备金、诚信奖励金、伤残互助金、“鱼咬尾”流程审核、工资延期支付等,很多也被同行认可并推广。

  就在不久前,屯昌联社信贷员小李因为收受农户400元钱受到了严厉处罚,即使他次日就把钱还给了该农户的表兄弟。这是农信社改制6年来第一例信贷员违规收取佣金案。

  “我们要做到真正的阳光信贷,这也是我们能在短短数年从一个濒临破产的金融机构迅速发展起来的保证。”省联社主任利光秘说。

  截至今年7月,海南省农信社不良率为3.12%,拨备覆盖率226%,其中改革6年来新发放贷款的不良率仅为0.52%,这在全国农信社中都是少见的。

  “从一开始,我们的目标就很简单:做个好银行,农民信赖的银行、政府放心的银行、监管满意的银行。”吴伟雄总是回想起一位省主要领导跟他说过的话:评价农信社,关键不在于挣了多少钱,而在于帮助农民增收做了多少事,给多少中小微企业解决了融资难题。

  这样“绿色”的金融考评标准,恐怕在全国绝无仅有。这句话,就像一盏灯,一直在他心中点亮。

  6年时间,足够海南农信人创造一个发展奇迹,但还不足以抵达他们理想的边界,因为他们知道,海南百姓的需求就是他们工作的动力和方向,因为他们清楚,今天农信社的更大规模、更强实力,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和担当,他们仍在用不懈地探索,不断创造具有海南特色的农村金融改革发展的鲜活实践范例。(记者 彭青林)

 
相关新闻
海南30名书画家赴儋州雅星镇举办笔会
关于印发《海南省公共资源交易活动规范(试行)》的通知
海南青年服务技能大赛启动
《海南省政务新媒体综合影响力报告》发布
2015年海南省低碳日启动 倡导绿色出行方式
我省启动“文化遗产日”系列活动
海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免名单
海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免职名单


 责任编辑:林芷羽关闭窗口】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