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宁 一掷千万为乡亲

  • 发布日期:2015-07-15
  • 分享到:
  •  责任编辑:王海萍  【字号

万宁苗八村人陈文清致富后自掏腰包为村里修路引水建楼——
一掷千万为乡亲

  ■ 本报记者 赵优

  特约记者 陈循静 通讯员 卓琳植

  连绵起伏的青山,公路蜿蜒而上,进入万宁市三更罗镇,一个与当地少数民族方言“一块小田”谐音的地方。贫穷,曾是这里的苗八村长期以来的“标签”。

  可如今,苗八村一栋栋崭新气派的洋楼格外引人注目。“这全都是他给我们建的!”村民陈桂英坐在宽敞的院子里,喜悦和感恩溢于言表。

  村民口中心中念着的他,就是苗八村人陈文清。他曾是连白米饭都吃不上的穷孩子,历尽千辛从偏远苗村走出来,成就一番事业后,不愿“独善其身”,而是“兼济”起了乡里,修路、引水、建房样样不落,为乡亲们一掷千万,让昔日的苗村换了新天地。

  “苦孩子”富了不忘乡亲

  中午的烈日炙烤着大地,陈文清还在村里的工地上巡查,他要保证新建的29栋楼房8月底全部保质保量完工,交给村民。要知道,几年前,苗八村尽是危房,每逢大风大雨,村民们都要转移到村里唯一一栋楼房——陈文清的家里。

  是经历了怎样的贫穷,才会舍不得乡亲吃苦?

  1977年,作为军田水库库区移民,陈文清跟随父母落户苗八村。兄弟姐妹多,吃不饱饭是常有的事。13岁上初一那年,陈文清辍学回家。村里农田少得可怜,年纪轻轻的陈文清只能外出打工。后来,他学会了一手砌墙的功夫,不怕苦脏累,陈文清什么活都包来做,逐渐有了自己的工程队,直至2010年在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有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农村出来的苦孩子,只能靠打拼。”创业的诸多艰辛,被陈文清一句话带过。

  还只是个小包工头时,过年回家的陈文清发现,苗八村连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拉稻谷、运材料,全靠人力来搬;因为地势高,全村人连喝水都得不到保障,村民们晚上都要到山中抢水。“我不忍心看到苗村这么落后,乡亲们过得这么辛苦。”陈文清下定决心,一定要想办法帮助全村人摆脱贫困。

  没有路,他就用钱打出一条路,平整土地、划出路线、铺上石子……2004年底,苗八村有了第一条水泥路。

  没有水,他就同村干部一起翻山越岭,找水源、测水位、筑大坝……2005年底,苗八村流进了涓涓清水。

  自己出钱为村民盖楼房

  虽然条件改善了,可这个苗族村庄依然没有改变穷困的面貌。一直以来,陈文清的心里,总装着一个沉甸甸的问号:如何真正解决村民们的贫穷问题?

  2009年,海南吹起国际旅游岛建设号角,在保亭经营农家乐的陈文清敏锐地察觉:乡村游必将大有可为。在哪做?怎么做?他首先想到的,不是各个旅游的热门地点,而是家乡苗八村。经过两年的酝酿,2011年,陈文清向苗八村党支部书记盘其春提出了他心中的蓝图:由自己出资将苗八村打造成一个集旅游垂钓、动物观光、果蔬采摘、苗家美食、苗人刺绣等为一体的“苗家乐”,200多村民有自己的事业,户户当老板,不再去辛苦打工。

  然而当时,许多村民却不相信陈文清有这样的“好心”:“他是在外面挣钱的大老板,怎么会管得了这么多村民?世上没有这么傻的人。”

  陈文清的倔劲儿上来了,决定免费为村民建新房,村民有钱就拿一点,没钱就算了,“我要做到让他们相信。”

  不仅村民不肯信任,连陈文清的妻子知道他要出资帮村里人盖楼房的事后,也负气跑回了娘家:“以前修路引水,几十万地往里砸就算了,可这几百万,也是辛苦钱啊!”

  “让更多人富起来,才好。”陈文清像一头执拗的牛,没人拉得回来。硬化道路、机械进入、搞好排污……村里火热的建设景象,让村民们目瞪口呆:他还真干起来了!

  2013年,首批造价43万元的5栋洋楼拔地而起。当陈文清捧上记着明细的账本和新房钥匙时,危房户陈桂英的双手颤抖了。望着260平方米的复式小楼,瓷砖光亮、窗明几净,她许久说不出话,转而回头拿出8.5万元的危房补贴资金交给陈文清。她不能让陈文清白白付出。

  想让村民吃上“旅游饭”

  楼建起来了,苗八村变美了。但陈文清还想为乡亲做得更多。

  2015年,陈文清开始了他的“整村改造计划”,决定第一批优先解决老房危房29户,并与他们分别签订了协议书,每户出12万元,剩下的800多万则由陈文清承担。

  “我们的眼没瞎,陈总付出的,我们看得到。”这次,村民们不忍心了,5000元、1万元……甚至提出拿自家的槟榔树抵钱,陈文清却摇摇头,“这可是生活来源,以后大家挣大钱了,再还也不迟。”

  他还计划着,等“苗家乐”建成后,前来游玩的游客白天可以垂钓,看小动物,采摘果蔬,尝苗家山鸡,晚上可以追萤火虫、看星星、学刺绣、唱山歌。发展乡村游就以苗八村的名义成立村企业,对外开放运营,村民按劳动力进行分红,如果把苗绣产业做起来,还能解决村中妇女的就业难题。

  从村民眼中的“外人”,到如今的“亲人”,每逢过年过节,陈文清家里总能堆满村民送来的鸡鸭鹅肉菜等。今年“三月三”,大伙送来的菜做了足足十几桌。“那天,全村喝了60斤酒,也是我喝得最高兴的一次。”五十而知天命,对陈文清来说,天命,就是紧紧地把苗村的发展连进自己的命运。(本报万城7月14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