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海马草”的守望

  • 发布日期:2017-08-10
  • 分享到:
  •  责任编辑:徐莹  【字号

“海马草”的守望(走基层,永远在路上)

《人民日报》( 2017年08月07日 04 版)

战士们用海马草种出“五星红旗”图案。刘卫平摄

战士们在训练中。刘健虎摄

战士用收集的雨水浇菜。记者 肖潘潘摄

  在我国南海的西沙群岛,有一群“天涯哨兵”,与海为伴,以岛为家。这里沙滩细白如银,但一次强台风后,小岛的一部分也许就淹没海里;这里海色天光,但战士们无暇欣赏,雷达上的异动牵引着目光;这里的故事,在踩上沙滩之前,你也许很难想象。

  “八一”之际,记者实地走访西沙,记录一段段天涯见闻。

  一座漂浮的“岛”

  风大、浪急,寒潮一个接一个。

  漂在海上,蔬菜吃完了,只能吃面条、啃馒头。

  这是南海舰队某基地勤务船大队补给船遇到的一次特殊情况。怎么办?

  要说船上没有吃的,那不可能。补给船的仓库里面,生活物资满满当当,安然无恙。能动吗?“绝对不行,岛上的兄弟们还等着这些粮食呢!”四级军士长裴秀旗回忆起来,语气里还是斩钉截铁的坚决。那一次,补给船上的官兵干啃了不知多少馒头。

  “南海上的一群岛屿,是我国的海防前哨”,西沙群岛的名字,很多人从小就从课本上知道。但大家不知道的是,这群为人熟知的岛屿之外,还有一些移动“岛屿”。这就是往来各岛间的特殊舰种——补给船。

  “船,你什么时候来啊?请快点到天涯这边开扇窗”……这首小诗名叫《船思》,出自守岛18年的西沙某水警区中建岛守备队三级军士长邱华之手。定期过来的补给船,让守岛战士心心念念。

  从1974年开始,该勤务船大队就开始为西沙各岛补给副食品、油料、淡水等物资,承担人员交通保障任务。

  出海1周,回到基地港湾,记者才知道,船员即便结束补给任务,也要在船上训练生活。正是这群“无法下岸”的西沙人,组成了一条海上生命线,同样守卫着祖国的海防前哨。

  两只奇怪的瓢

  “解散!”邱华话音刚落,匍匐在沙滩上训练的战士们倏地从地上弹起来。雨来得突然,战士们开始往篮球场方向跑——一场雨,就浇停了风雨无阻的训练?

  当然不是。跑到篮球场,是为了抓紧清扫卫生。因为,篮球场周围专设了雨槽,是用来收集雨水的。别小看这点雨水,在小岛上,它们非常金贵,可以用来洗漱、浇菜、种树……

  天天守着大海,缺淡水却是不争的事实。尽管上级会定期给各岛补给淡水,但节约、集水的观念仍然深深地刻进了战士的骨髓里。

  中建岛在西沙群岛的最西南端。“和其他的岛相比,这里的自然条件最恶劣。”邱华感慨。中建岛是个由珊瑚和贝壳风化而成的沙岛,底盘并不稳当。2013年的超强台风,曾连根吹走岛上种的爬藤。“有一次涨大潮,这里只剩下两个足球场那么大面积。”指导员白军飞说。

  当然,这些都比不上缺水的困扰。为了节水存水,昔日,驻岛官兵们脑洞大开。

  在营地的厨房,两排一大一小的水瓢挂在墙上。缺少淡水,整那么多瓢干啥?

  这是节水“大小瓢”。“很早以前,岛上的水泥路不平整,下雨后低洼处也会有积水。”战士张建雄介绍说,以往,每场雨后,大家就会一手大瓢、一手小瓢,到路上舀水集水,“大坑用大瓢、小坑用小瓢”。

  不过,小岛官兵的生活正在改变。张建雄说,岛上早已安装了海水淡化处理器,两年前有了4G信号……

  三个月的准备

  水泥地面板凳座,这是一场设施简陋的演出。每首歌都能引起大合唱,这又像一场气氛热烈的明星演唱会。南海舰队某基地组织业余演出队赴西沙慰问演出,这一站到了琛航岛。

  条件恶劣没关系,气氛热烈就行。成员唐玉兰是名军嫂,丈夫就在某勤务船大队工作。她格外珍惜这次演出机会。临近演出前,她因病刚做了手术,但仍坚决要求参加,“我花了近3个月的时间排练,不想临阵当逃兵。”她说,就想来看看战士们。

  作为军嫂,唐玉兰太了解驻岛战士的孤独了,“岛上官兵很少与外界接触。我们一次来了这么多人,他们可高兴坏了。”

  演出队里,既有军嫂代表,也有守岛官兵。马强就是西沙某水警区坦克连的守岛士兵。唱出战友的精气神,他感到责任重大,为此也准备了足足3个月。

  “在金银岛演出时,场地才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观众也不多,但气氛特别热烈。”马强说,唱到最后,演员走到台下,把话筒交给战士,在一声高过一声的合唱中结束。“到最后,早已没了观众和演员之分,我们是战友更是兄弟。”马强说。

  西沙群岛有一种海马草,它走到哪里扎根在哪里,海水淡水都能适应,趴在沙地上毫不起眼,却又慢慢改变着海岛的生态。西沙人就像这一片片海马草,在很多人想象不到的艰苦环境里,一刻不停地守护着祖国“一点都不能少”的疆域。(记者 肖潘潘 杨 旭 黄 超 亓玉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