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海南农民收支一稳一快收入翻番目标提前实现
2020-03-09 17:35 来源: 国家统计局海南调查总队 编辑: 云宇 【字体:   打印

2019年,海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农村居民增收问题,持续加大脱贫攻坚和民生投入力度,在农民收入增速出现下行不利形势下,及时出台促进农民增收二十二条措施,督促各地落实多项惠农惠民政策,确保了全年海南农村居民收入实现稳步增长,农民实际收入(扣除价格上涨因素)提前实现翻番目标。

据国家统计局海南调查总队住户调查资料显示,2019年海南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以下简称海南农民收入)15113元,同比名义增长8.0%;人均生活消费支出12418元,同比名义增长13.3%。扣除价格上涨因素,2019年海南农民实际收入11499(2010年不变价计算),比2010年(5566元)增长1.07倍,提前实现了收入较2010年翻番的目标。

一、海南农民收入特点

(一)从走势看,收入增速呈逐年下降态势。

2019年海南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长8.0%,增速比上年低0.4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影响实际增长3.9%,增速比上年低1.9个百分点。2015年至2019年看,虽然随着收入水平(基数)的提高,海南农村居民收入增速呈下降态势(增速从9.5%下降至8.0%),但收入成效逐年提高,农民人均同比增收额分别为985元、105910871124元。(详见图1)。

1:2015-2019年海南农村居民收入变动情况


(二)分城乡看,农村居民收入名义增速与城镇持平,但实际增速慢于城镇。

2019年,海南农村居民收入名义增长8.0%,与城镇名义增速持平;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3.9%,慢于城镇实际增速0.8个百分点。城乡居民收入比为2.38,与上年持平。

(三)从来源看,四大项收入增速全面增长,工资性收入较快增长是农民增收的主要驱动力。

1.工资性收入增长较快,对增收的贡献率最大。2019年,海南农民人均工资性收入达到6317元,比上年同期增加705元,同比增长12.6%,增速较上年同期提高4.0个百分点;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62.7%,贡献率居四大项收入之首,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5.0个百分点。工资性收入增长的主要原因:一是受农业结构调整和农村二三产业发展影响,以及农业产业化发展和就业扶贫政策发力,农民外出务工人数和收入双增加。二是去年下半年政策性增资翘尾因素以及各市县发放机关事业单位人员一次性绩效工资,乡村教师、医生的工资水平提升较快,对农村居民工资性收入的拉动作用较大。

2.转移净收入增速加快,政府对农民转移支付力度加大。2019年海南农民人均转移净收入为2648元,比上年同期增加331元,增长14.3%,受四季度发放“非洲猪瘟”扑杀补贴等各项惠农补贴影响,转移净收入全年增速比前三季度提高3.5个百分点;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29.4%,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2.4个百分点。转移净收入增长的主要原因:一是2018年下半年新型农村基础养老金标准提升至178/月的翘尾因素影响,提升幅度为16.7%,加上农村60岁以上老人增多,使得农民来自养老金收入增长较快,调查显示,农民来自养老金或离退休金同比增长22.9%二是外出农民工数量增多,寄带回来收入同比增长21.2%,赡养收入同比增长8.5%;三是支农惠农政策力度加大,2019年全年惠农补贴已及时发放到户,2019年惠农补贴同比增长29.3%

3.经营净收入小幅增长,是农民收入增长的稳定器。2019年,海南农民人均经营净收入为5865元,比上年同期增加59元,增长1.0%,增速较上年同期下降3.1个百分点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5.3%,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0.4个百分点。从产业看,第一、二、三产业净收入同比分别增长0.5%1.7%2.1%。主要增长原因一是橡胶价格保险制度的实施促胶农回流割胶,橡胶出售数量出现大幅增长,调查数据显示,农户出售橡胶数量同比增长40.0%;二是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牧业产品价格快速上涨,其中农产品生产者价格调查显示,2019年生猪出栏价同比增长57.2%,家禽、牛、羊价格分别上涨11.3%7.9%3.3%

4.财产净收入增长较快,但占比低影响小。2019年海南农民人均财产净收入为283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9元,同比增长11.5%,对可支配收入增长的贡献率为2.6%,拉动可支配收入增长0.2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农村土地流转加快,使得农民转让土地承包经营权收入快速增加促进了财产性收入快速增长。

(四)从构成看,四大项收入呈现“三升一降”,农民收入对家庭经营的依赖性降低,来源向多元化发展。

2019年,海南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构成中,工资性收入、转移净收入、财产净收入比重分别为41.8%17.5%1.9%,与上年同期相比,分别提升1.70.90.1个百分点;经营净收入比重为38.8%,比上年下降2.7个百分点。从2015年至2019年,工资性收入在海南农民收入中比重从39.2%上升至41.8%,呈逐年递增态势,是农民增收的主要推动力。

(五)分市县看,各市县农村居民收入均呈现不同程度增长。

2019年,全省18各市县(不含三沙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呈现不同程度增长,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其中:收入水平高于全省平均水平的有8个市县,主要集中在东、西部市县。收入增速超过全省平均水平的有11个市县,中部、西部大部分市县农民收入增速快于全省平均水平。

表1:2019年海南各市县农村居民收入变动情况表


二、海南农民生活消费支出增长较快

(一)生活消费支出增长快于收入增长。

2019年,海南农民人均消费支出12418元,同比增加1462元,增长13.3%,增速比收入增长快5.3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9%。与全国比较,海南农民人均消费支出绝对值比全国农村平均水平(13328元)低910元,在全国排第16位;增幅比全国农村平均水平高3.4个百分点,在全国31个省区市排名中位居第4位。

(二)八大类支出呈现“七升一降”态势。

2019年海南农民人均八大类消费支出呈现“七升一降”态势,其中医疗保健、交通通信、衣着、食品烟酒、居住、教育文化娱乐等六类均实现两位数较快增长,增幅分别为28.9%18.1%15.0%13.1%10.6%10.4%

表2:2019年海南农民消费支出情况表


(三)生活消费支出结构逐步优化。

海南农村居民消费从过去的吃、穿为主,到现在服务、文化娱乐、通讯等服务型品类不断增多。从消费结构看,海南农民衣食住用等基本支出虽然稳步增长,但占比却有所下降。其中,食品烟酒、衣着、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务等四类消费支出共计为8488元,比上年增加919元,增长12.1%,所占比重为68.4%,比上年同期下降了0.7个百分点。而随着海南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不断完善,带动农民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及医疗保健支出占比提高。2019年海南农民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医疗保健等三项消费支出共计3742元,比上年增加548元,增长17.2%,所占比重为30.1%,比上年同期提高0.9个百分点。

(四)消费品质不断提升。

随着生活水平提高,海南农村居民不再满足于温饱消费,而是追求吃得营养、住得宽敞、行得便捷、用得时尚。从“吃”的方面看,在外饮食比例提高,农村居民饮食服务支出608元,同比增长27.6%,占食品烟酒消费支出比例为11.7%,比2018年提高1.3个百分点;从“住”的方面看,2019年海南农村居民住的更宽敞,人均住房建筑面积34.6m²2018年增长5.6%;从“行”的方面看,2019年底,海南每百户农村家庭拥有汽车10.3辆,较2018年底增长5.0%。从“用”的方面看,海南农村居民对大件电器和电子产品需求量不断增加,2019年每百户农村家庭拥有移动电话、彩色电视机、助力车、电冰箱、热水器、洗衣机分别为291部、104台、91辆、85台、75台、73台和51台,较2018年分别增长5.2%1.5%37.5%10.4%12.1%18.1%

相关稿件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务
主办: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协办: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  
琼ICP备05000041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01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