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守深巷的东方凯粿
2020-12-28 11:52 来源: 海南日报 编辑: 莫中圆 【字体:   打印


秘制炒粉

文\图 海南日报记者 张惠宁

美食,是一个地方最令人着迷的文化之一。小吃,则可谓美食中的“大情怀”。因为小吃总是与一段一段童年的回忆相连,是离家在外的游子心心念着的家乡的味道。

在海口金垦路上一家不起眼的名为“海南凯粿”的小吃店里,经营着几样东方地道的小吃:八所凯粿、虾饼、红鱼粥、东方炒粉等。小吃已经名声在外,小店却平静安然,门前一棵大树,树下一张桌子,好像在守着某种信仰。


东方凯粿

白粿是东方小吃文化的灵魂

小店的老板高海峰是海南八所镇港门村人。离乡16年后,他从广州回到海南,在海口开了这家小吃店。“家乡的小吃,是经过上百年传承下来的文化,是真正的美食,我相信它是能绽放光芒的事业。”高海峰说,因为对家乡的小吃记忆深刻,回乡进行二次创业时,他就决定把东方的小吃文化带到海口来,因为他走遍海口的街巷,很少看见正宗的东方小吃店。

八所凯粿,当地人称白粿(bua),是东方家喻户晓的小吃。在东方小吃店里,头牌小吃当然都是八所白粿。“小时候,奶奶经常让我拎着白粿送去给在船上干活的爷爷吃。”高海峰说,白粿是渔家人都会做的小吃。

白粿是大米做的新鲜米糕食物。由米浆经过三次蒸制而成,第三层米浆加入草木灰制出的天然食物碱,形成金黄色的表层,单从颜色看就很诱人。

八所白粿,相传起源于渔家。高海峰说,东方的港门、墩头等村,自古以来就是传统文化渔村,男人们出海打渔,女人们在家织网,渔民长时间海上作业,工作强度极为艰辛和劳累,经常无暇煮饭做菜吃,加上海上闷热潮湿,渔民们经常受海上疾病的困扰,据说,后来港门村的一户船家用手工石磨磨出米浆,蒸出白层的米糕,切成小块,出海几天都是当饭吃,既方便食用又可短时间保存,一时间便传开来,众人纷纷效仿,形成渔家人的一大特色。

东方人吃白粿,上面要撒上一层蒜头油,还要配之自酿的甜醋,将甜醋导入白粿中,边吃边喝,酸酸甜甜。

“店里用的甜醋,是我母亲在东方做好了运过来的。母亲用红糖水、香蕉皮、烤地瓜等食材制做一坛坛的甜醋,这是吃白粿不能缺少的搭配。”

在高海峰的童年记忆中,村中老阿婆总是挑着担子,从村头叫卖到村尾,bua声一起,便让人穿门而出围担而食!到了学生时代,来自乡下的同学们亦被诱惑得无法自拔,可苦于生活费拮据,就有了用家里带来的米换白粿的趣事!“半碗米可以换一碗白粿!”忆起白粿,高海峰有讲不完的故事,他说,“在东方,白粿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小吃,是小吃文化的灵魂!”

高海峰说,现在的东方人,不想吃饭时,便吃一碗白粿,也会用白粿替代蛋糕过生日,就是民间办红白喜事,往往也少不了这一碗白粿。


虾饼

虾饼是御寒美食

东方的虾饼也是一大特色小吃。高海峰说,和临高用韭菜搭配的做法不同,八所虾饼用的是葱花和小虾,小虾更易炸脆,可以整只吃下都不留渣,“而虾和葱结合,是大海和大地的文化糅合形成一种大自然的芳香!”他说。

如今店里提供现成的虾饼。高海峰说,吃虾饼是很有讲究的,在大冬天吃,更有气氛。“时常记得,在那1元5个虾饼的年代,天寒地冻时,晚自修下课后,身上还有零花钱的学生们都涌到校门口的虾饼阿嫲那里,大家围着热腾腾的大油锅,盯着油锅面,当虾饼浮露出油面,大家迫不及待地夹起虾饼,沾酸甜辣汁吃起来,还比谁动作快,即使烫个合不拢嘴也笑呵呵。”

“你一夹他一夹,你一句他一句,人气热闹起来,伴随着油锅的热气,口中吃着热腾腾的虾饼,一时间寒意全无!好不开心!那时的虾饼是儿时记忆中的御寒美食!”他说。

现在围锅而吃的情形在东方已经不多见了,“现在港门村还有一家可以围锅而吃。”高海峰说。而他把东方虾饼小吃带到海口来,也是因为念念不忘童年的记忆。

红鱼粥也是八所渔家人的早餐。东方日夜吹的是北部湾的海风,红鱼是产自北部湾的红鱼,身为港门村人,高海峰没少吃红鱼粥。哂干后的红鱼,切成小块,煮粥时放进去,鱼香渗进粥里,吃一碗热乎乎的粥,胃能暖半天。

海南人的小吃,不管东南西北,“粉”是不能缺的,高海峰店里的粉追求口感和特色,坚持两条原则:一为细腻精道,手工制作粉;二是炒粉的配菜里,一定要有鱿鱼丝,这才是海边的味道。

大冷天里,他的小吃店里仍然会提供多种口味的炒冰,这也是高海峰喜爱的小吃。与前几种小吃不同,炒冰可是最近这几十年才兴起的美食。“八所的炒冰在海南岛也是比较有名的,东方人吃炒冰比较早。”他说,因为东方位于岛西,缺雨干旱天气热,在1980年代就开始有人做炒冰了。“我上初一时,第一次吃到炒冰,那种炎炎夏日,从头凉到尾的感觉,一直很难忘。“他说。


水果炒冰

几代人坚守

因为满怀着对家乡小吃的喜爱,2018年夏天,高海峰就在海口金垦路上开了一家东方小吃店——“海南凯粿”。他的店很小,只能放四五张小桌子。其实他也曾豪情满怀,于2019年10月在府城开张了一家100多平方米的东方小吃店,可惜还没撑得住,又遇到了新冠疫情,亏了30多万元,新店关门收场。

他退回到最初开的这家小店。经历失败,他对小吃的生存之道和小吃文化也有了更多的思考。

“家乡的小吃多是阿婆阿公挑担走街走巷地叫卖,小吃,很难撑得起大门面,因为小吃价格低,利润很薄,撑不起华丽的大门面。小吃实际上是一条街头文化,讲究的是味道地道。不能走高大上的路线。”他说。

“有时候,你觉得家乡的味道很美,会被大众所接受,这很可能只是一厢情愿。你热爱的东西,别人不一定也喜欢。”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到东方小吃店里来吃的食客,许多还是在海口的东方人。“八所人闻着味道就来了。”高海峰说。

但他相信家乡的小吃是上百年沉淀传承下来的美食文化,一定有机会大放光彩,他觉得始终有一种动力推动着他坚守这个小店。奶奶已经过世了,可妈妈不仅教他做小吃,还支持他坚守着东方传统小吃,一坛一坛地为他的店里手工制作配白粿的甜醋。

“上百年传承下来的小吃,一定会有顽强的生命力。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喜爱它。”高海峰说他相信这一点。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务
主办: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运行维护:海南信息岛技术服务中心
琼ICP备05000041号-1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01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