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落,从前名叫“牛栏”
2021-02-22 23:11 来源: 海南日报 编辑: 莫中圆 【字体:   打印

因养牛为业而得名
牛落,从前名叫“牛栏”


高山出平湖。牛落水库一隅。周上富

文\海南日报记者 陈耿

在三亚市西部崖州区的凤岭、白石岭、万担岭、笔架岭、天子岭、偷鸡墓岭和南顶岭之间,有一块坡地,名叫“牛落”,附近有个赤草村。20世纪70年代,众岭之间修起拦水大坝,蓄水成湖,建起“牛落水库”,得以灌溉周边农田。据查,库区最远的水源出自凤岭,形成凤水,凤水流经水库后,在下游流入郎芒坝,再经过千年古村保平的后河,进入保平港,最后出海。

“牛落”又是因何得名的呢?

原来,当地山林茂密,水草丰美,自古以来就是老百姓放养牛的好地方,后来养的牛越来越多,不但饲养耕牛用于农业生产,还对外销售赚取更多利润,因此,各家各户便就地围栏圈牛,以免走失难觅或混淆难认。久而久之,那里就成了当地人口中的“牛栏”,再后来,经常到这里贩卖牛只的外地人,也称这里为“牛栏”,与位于三亚西南方位、崖州东南方向的“羊栏”(今改称“凤凰”)遥相呼应。

后来,官方到牛栏调查人口和土地信息,问到地名时,当地村民用海南闽语回答,由于“栏”和“落”的发音相近,“牛栏”便被记成了“牛落”。

对此,崖州人士、海南热带海洋学院退休教师张远来先生认为,虽然很久以前记错了文字和意思,但是“牛落”也可以理解为“牛的聚落”或“牛的村落”,无伤大雅。

据了解,今天的牛落水库周边坡地,仍是放养牛的好场所,历史上的“牛栏”已经不见踪影,牛的“聚落”一如既往,仍可寻觅,就此而言,“牛落”的叫法,倒也实至名归。

尽管牛落一名,不如文昌的潭牛、琼海的牛路岭那样出名,对于较远地区的人而言,可谓籍籍无名,但两位与之相关的古人的到来,多少给那里增加了些许人文气息。


位于三亚崖州区牛落水库旁的一座古墓葬,据传墓主为南宋末年驸马陈梦龙。海南日报记者陈耿

一是南宋末年的驸马陈福仔(后更名为陈梦龙),在王朝灭亡之前,逃到琼州,死后葬在今牛落水库附近,清代重树墓碑,目前三亚有陈氏宗亲尊其为渡琼先祖,每年清明前来洒扫祭拜。

另一位是王熀,崖州州城北厢人,明末的一名生员。清初,其父因不愿留辫子被杀后,他一直对清廷怀恨在心。1647年,此时大清王朝已立国四年,苟延残喘的南明王朝由桂王朱由榔在广东肇庆继位,国号“永历”。据光绪《崖州志》记载,1649年,王熀向朱由榔上疏陈情,请求抚恤其父,得到“御赐”。此后,王熀跟随朱由榔征战立功,被授以“总兵”,并奉命联络乡兵,谋划攻取各个府道,扰乱两广地区,先后历战十余年,但是所攻下的城池很快又被清兵夺取,被降为“副总兵”。

南明永历十四年、大清顺治十七年,即1660年,桂王朱由榔战败逃亡缅甸,王熀带着玉玺等皇室物件返回家乡,隐居于牛落水库东北方向的天子岭上。知州李应谦获悉,亲自出马招安,王熀仍是不从,并赋诗明志。

后来,王熀深知反清复明无望,便将南明王朝的旗帜烧毁,于是当地的一条河流因此得名为“烧旗水”。王熀还在水北筑起陋室,起名“水竹居”,自称为“水北渔人”,不再踏入州城一步。然而,官府还是将王熀拘捕,他最终死于狱中。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务
主办: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运行维护:海南信息岛技术服务中心
琼ICP备05000041号-1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01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