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黎图”中花梨事
2020-09-28 09:13 来源: 海南日报 编辑: 陈慧慧 【字体:   打印


现存于海南省博物馆的《琼黎风俗图》中的“运木图”。 本版图片为资料图

文\王子天

自宋代以来,海南岛便形成了黎族聚集在以黎母山为主的山区、汉族聚集在平原及沿海地区的居住情况。据南宋周去非的《岭外代答·外国门上》记载,“海南有黎母山,内为生黎,去州县远,不供赋役;外为熟黎,耕省地,供赋役,而各以所迩隶于四军州。”汉族、黎族两族人民共同开发海南岛,使这个热带岛屿留下了很多历史记忆和民俗记忆。商品交换是海南岛各民族之间交往交融的重要方式,黄花梨木是汉族、黎族进行商品交换的重要物品。

黄花梨木又称海南黄檀,原产地为海南岛吊罗山、尖峰岭等低海拔的平原和丘陵地区,因为成材缓慢、木质坚实、色泽红润,黄花梨木与紫檀木、鸡翅木、铁力木并称中国古代四大名木。许多明清文献中都有关于黄花梨木的记载。清代张嶲在《崖州志·木类》中就赞美道,“花梨,紫红色,与降真香相似。气最辛香。质坚致,有油、糠格两种。油格者,不可多得。”明代王佑在《格古要论》考证,“花梨木出南蕃、广东,紫红色,与降真香相似,亦有香”“其花有如鬼面般可爱,花粗而色淡者低。广人多以作茶酒盏”。

黄花梨木作为珍贵木材,在明清时期深受贵族和上流社会喜爱,他们喜欢用黄花梨木雕琢成各种奢侈品和家具,拥有黄花梨木制成的工艺品成为明清上流社会财富和权力的象征,汉族商人发现收集这种木材可以获得巨大的财富。

不过,海南黄花梨生长在海南岛的山区,海南岛最中心的山区地带多为黎族人居住地区。一个有需求,一个有资源,渐渐地汉族商人和黎族百姓开始通商,黎族人负责获取和运输,汉族人负责出资收购。

水运花梨:

黎人水运熟能谙

关于黄花梨木,有一种重要的记录载体就是少数民族图册。清代康熙、雍正年间,官方曾绘制过一套记录少数民族风俗习惯、原始信仰、物质生产的图像史料。关于海南岛黎族的图册被学术界称为“琼黎图”。目前,存世的“琼黎图”有五种,分别是存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琼州海黎图》、存于中央民族大学图书馆的《琼州黎族风俗图说》、存于广东中山图书馆的《琼黎一览图》、存于台北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黎人风俗图》、存于海南省博物馆的《琼黎风俗图》。目前,在中国大陆公开出版的有《琼州海黎图》《琼黎一览图》《琼黎风俗图》,这三种“琼黎图”都收入在海南出版社2007年出版的图集《清代黎族风俗图》中。这套图集中的三种“琼黎图”都展示了黎族人运输黄花梨木的图像,学术界普遍将此类图像称为“运木图”。“运木图”向我们展示了清代黎族人通过水路和陆路运输黄花梨木的过程,充分体现了古代黎族百姓的智慧和勤劳。

现存于海南省博物馆的《琼黎风俗图》中的“运木图”再现了黎族人民通过水路运输黄花梨木的场景。图中,三位黎族青年中有两人在奔腾的瀑布中游动,另一人撑着竹梢站在木排上。瀑布中顺流而下的正是黄花梨木。图的左侧赋有诗文,详细记录了黄花梨木的采集和运输全过程。赋诗“楠木花梨出海南,黎人水运熟能谙。明堂榱栋神灵拥,陡涧惊涛服役甘”,生动刻画出黎族人运送黄花梨木的高超技巧。

以上这首赋诗后的配文则描绘了黎族人采集黄花梨木时的艰险:“楠木、花梨等木可偹採取者,必产深洞巉岩之上,瘴毒极恶之乡。外人艰于攀附,易至伤生,不得不取资于黎人。每伐一株,必经月而成材,合众力推放,至于山下涧中。候洪雨流急始编竹木为筏,缚载于上,一人乘筏随流而下,至溪流陡绝之处,则危纵身浮水前去。木因水势冲下,声如山崩。及水势稍缓,复乘出黎地。常有水急势重,人在水中为木所冲而毙,木亦随深没者。亦有木随水下,扛拽不及,随木出海付之洪涛者。运木固未易易也。”

由于山区“瘴毒极恶”和“艰于攀附,易至伤生”,汉人畏惧瘴毒,不敢踏入黎族百姓聚集的地区直接进行采集运输,加上地势险恶,他们“不得不取资于黎人”采集运输黄花梨木。而“每伐一株,必经月而成材”,可以看出黄花梨木的珍贵和稀有,即便是有经验的黎族人,也要花费大量时间才能挑选出成材的木料。在图中,我们看见三名黎族青年,他们在运送至水上之前要“合众力推放”才能运到水中。木材本身十分沉重,顺着水流冲下来“声如山崩”,而“水急势重,人在水中为木所冲而毙,木亦随深没者。”可见黄花梨木运输的风险极大,不难想象昔日有多少黎族人为了采集黄花梨木葬身在山林里、溪水间。而运木一旦失败,不仅人可能丧失宝贵的生命,连已采集好的木材也会随着溪水流走,因此,古人慨叹道,“运木固未易易也。”

陆运花梨:

以牛力挽运抵出海之地

现存于广东中山图书馆的《琼黎一览图》中的“运木图”的图像内容和《琼黎风俗图》中的基本一致,同样描绘了三位黎族青年通过水路运输黄花梨木的景象。根据《清代黎族风俗图》的收录,笔者可以看到经过点校的配文内容:“……及水势稍缓,复乘出黎地,此水虽同归于海,而所归之海,又非出口之地,于是合众力扛曳抵岸,始得以牛力挽运抵出海之地焉……”


现存于广东中山图书馆的《琼黎一览图》中的“运木图”。

与《琼黎风俗图》“运木图”的配文相比,《琼黎一览图》缺少诗文的描述。不过,增加了一段黎族地区水系以及使用牛力进行陆路运输黄花梨木的描述。虽然黎族山区的水源都“同归于海”,但由于水流方向的特点,“所归之海,又非出口之地”。因此,需要“合众力扛曳抵岸”,防止水流将黄花梨木冲走。到了岸边,“以牛力挽运抵出海之地。”这表明黄花梨木的陆路运输是通过牛力进行的。

黄花梨木的运输,分为水路运输和陆路运输两种方式。《琼黎风俗图》和《琼黎一览图》中的“运木图”向我们展示了黎族百姓水路运输黄花梨木的过程。现存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琼州海黎图》中的“运木图”,则向我们展示了黄花梨木陆路运输的场景。图像中,五名黎族男青年,奋力将岸边木排上的黄花梨木运送至牛车上。


现存于中国国家博物馆的《琼州海黎图》中的“运木图”。

以上这三幅“运木图”,完整地呈现出黄花梨木从水路运输到陆路运输的过程。

“花梨,产巉岩密峝间,斩伐经月成材,则合众力扛抬下山,乘溪流急处,以柏木编筏载出。至平岸,始得以牛力车运。採办盖不易云。”《琼州海黎图》“运木图”的配文,生动描述了黄花梨木从选择采集地点、采集时间到进行水运运输和陆运运输的全过程。黄花梨木生长在“巉岩密峝间”,其生长的不易和环境的险恶,就好像黎族人民勤劳勇敢的民族精神和生命力的顽强。值得一提的是,黄花梨木的生长环境和时间也决定了黎族人民采集砍伐的环境和时间,但在三幅“运木图”中都只是在配文中有描述,没有展示他们采集黄花梨木以及“至平岸”后再由“牛力车运”送到村寨的图像,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明清两代,黄花梨木不仅是民间商人渴望得到的珍贵木料,也是海南地方官府向朝廷进贡的物品之一。清乾隆《琼州府志·卷八·海黎志》载,“琼郡每年例办进贡花梨、沉香。向来各州县承办花梨木,系专差领票,赴黎购买。”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周京南曾对现存于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的《养心殿造办处行取清册》中朝廷采办黄花梨木的内容进行考证:“乾隆元年正月至十二月,旧存:花梨木三千零三十四斤八两一钱。乾隆元年正月初一日至十二月三十日止,新进:花梨木六千三百十四斤,尚存:花梨木七千九百三十三斤十三两五钱。乾隆二年,旧存:七千九百三十二斤十三两五钱。新进:二千八百六十七斤。实用:一千七百零五斤十三两。乾隆十七年,旧存:花梨木四千九百零三斤十两八钱三分,新进:花梨木二千三百八十斤,实用:四百十一斤八两,下存:六千八百七十二斤二两八钱三分。”

从上文可见清代宫廷对于黄花梨木的需求之大。由于过量开采,黄花梨木资源急剧减少,到清末已几乎没有可供开采的黄花梨木材。而历史上官府对黄花梨木的过度掠夺,也引发了黎族人民的多次抗争。

今天,黄花梨木的原始采集和运输已成为黎族人民的历史记忆和文化记忆,保存在精美的图像和诸多古籍文字中。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务
主办: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协办:海南省大数据管理局  
琼ICP备05000041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01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