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儋州举人陈烺 名宦后人 一代文才
2020-09-14 12:00 来源: 海南日报 编辑: 莫中圆 【字体:   打印


从海上远眺松林岭。

文\图 特约撰稿 陈有济

陈烺(1755—1813),字佳尚,号碧塘,别号修摩,清代乾隆年间癸卯科举人,分派福建试用知县。

乾隆二十年(1755年),陈烺在儋州白沙塘(今儋州市光村镇白沙塘村)出生。陈烺的迁儋祖先,是南宋昌化军(含今儋州)知军陈中孚。陈烺有《儋耳咏》一诗,其中有“十二神童秋解占”句,自注:“烺二世祖陈庚十二中解元。”当年陈中孚卸任后,与长子陈适和次子陈庚在儋州定居了下来。后来,陈庚留守父亲的择居地白沙塘村。


陈烺的坟茔和墓碑。

说到白沙塘村,值得一提的是,今儋州光村墟(光村镇上)前身“永昌墟”的地皮,原来是白沙塘村民陈永昌、陈永义兄弟无偿献出的。官府为纪念陈永昌、陈永义兄弟的无私奉献精神,取了“永昌墟”一名,并规定每年最后三天,永昌墟的税收全部拨给白沙塘村。

福建试用知县

陈烺自小聪颖,智慧过人,下笔成文。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28岁的陈烺到广州参加乡试,与儋州同乡符汉清一起考中了举人。

陈烺后来参加了进士考试。他在《赴礼部会试,过黯淡滩偶吟》诗记述上京考会试的事,诗中云:“黯淡滩兮黯淡滩,上时容易下时难。吾侪尽是龙门客,见此波涛胆不寒。”黯淡滩位于福建南平东部,水流湍急,号称极险。此诗应为陈烺中举入仕,在福建任职后,赴京参加进士考试过黯淡滩时所作,从中可见其一举登龙门的信心。只可惜才华横溢的他一直未能考中进士。

陈烺在福建试用知县时的政绩无从详查。只知道乾隆六十年(1795年)恩科福建乡试,他被聘任同考官。所谓同考官,是在乡试、会试中协同主考官或总裁官批阅考卷的官员,又称之为房考官,简称房官。考试完毕,试卷收齐并誊清后,同考官先批阅加上自己的批语,再推荐给主考官或总裁官。同考官必须是德才兼备之人,且一般是科甲出身的州县官担任。陈烺曾写过《夜半听松声》(二首)诗,其中第二首诗云:“十八明公最有情,更深犹自动怦怦。月圆频奏龙吟曲,露湛旋施鹤舞声。草径烟寒腾万马,花林风暗噪千兵。徂来昨夜春雷动,报入丁公梦里惊。”诗句中的“丁公”,疑即明代隆庆年间曾在福建泉州任职的闽地著名儒士丁一中。陈烺以丁一中自比,于此可以窥见他为官一方,要做一个良吏的志向。


民国《儋县志》收录的陈烺《儋州八景组诗》。

掌教多家书院

陈烺试用知县期间,不知因何事被贬雷州。他在《谪雷咏》(二首)诗写下了贬谪雷州之事。第一首云:“扁舟海上遇狂澜,飘落随风此计安。幸得遭逢殊俗眼,谪官犹作贵人看。”可知陈烺在雷州受到了礼遇,百姓并不因他被贬而看轻怠慢他。第二首云:“穷通得丧古如林,况禄虽沉志未沉。最怕无端回首忆,恐伤爱国一团心。”诗中,他表示自己不会因被贬而意气消沉,而是要一直保持爱国热忱。

陈烺在雷州,州官十分看重他,并请他在雷州任教。当时的雷州人才济济,陈烺初来乍到,当地有些读书人对他能否胜任教职心有疑虑。州官为了向大家证明陈烺的才华,要求当地读书人与陈烺各写出一篇赋文,以此来比较文才。

评比的结果,是陈烺写的赋文获得了第一名。聘请陈烺任教职的事,众人终于心服口服。陈烺参加比赛的这篇赋,在白沙塘村流传了两百余年,前些年白沙塘村有一位读书人还能倒背如流。

陈烺在雷州掌教过平湖书院、雷阳书院。此外,他还在家乡海南的定安尚友书院、儋州东坡书院、临高临江书院等任过教职,可谓桃李满天下。


从陆地上看到的松林岭。

《松林山考》留传奇

陈烺的一生,最著名的是他的诗,他因擅长写诗而被称为才子。民国《儋县志》“人物志”介绍陈烺的生平事迹笔墨不多,但在全志卷首收载了陈烺的《儋耳咏》诗,还在“艺文志”收录陈烺的诗集——《陈碧塘先生诗集》。陈烺的诗,大多想象出奇,形象生动,遣词造句独具己法,风格独显,无世俗之病,这在儋州诗坛上实属难得。他的存世作品有《东坡居儋歌》《儋州八景组诗》《五色阴晴鸟》《咏竹寓意回文》《贩上竹枝词》等几十首。

除了诗,民国《儋县志》还收录陈烺的《松林山考》一文。松林山即松林岭,位于儋州北部,海拔193米。正德《琼台志》卷六“儋州”之“山类”载:“松林岭,一名儋耳山,在州北二十里零春都。顶圆,下垂八足,形如鳉鱼。土石五色,多松,为州治主山。中有石岩,宋僧和靖修行处,今有祠祀之。又白玉蟾亦此修炼。” 苏东坡曾有《儋耳山》诗:“突兀隘空虚,他山总不如。君看道旁石,尽是补天余。”这是苏东坡在居儋三年间对儋州山水唯一的题咏。

陈烺在《松林山考》里,陈述了众所周知的一些关于松林岭的基本情况,还说到自己在嘉庆九年(1804年)重阳节探访松林岭遇到一和尚来寻访古迹之事。这个和尚自称来自苏州,“得玉蟾秘书,特访古迹”。好奇之下,陈烺问起了古迹之所在。和尚遂将松林岭的古迹说了出来。和尚介绍说,古时松林岭南边的“南洞天”石洞,有二野猪精;西边的“西洞天”石洞,有女狐精;北边的“将军大坐洞”石洞,有二虎精;东边的“小洞天”石洞,有南蛇精。女狐精能变人形,能说人话,非常聪明,她常给虎精投食,但不屑于与野猪精打交道。野猪精一怒之下四处捣乱,儋耳郡和珠崖郡都遭了殃。上天见到野猪精如此猖狂,先后命二虎精平定野猪精的祸乱,野猪精逃遁而去,女狐精得以安全。陈烺问了南蛇精的事,和尚说即是符南蛇。和尚最后表示,松林岭灵气很重,并非平凡的一座岭。话刚说完,和尚突然不见了。

陈烺对自己这次与和尚的相遇感到十分奇怪,他回到家后将所见所闻的详情写成《松林山考》,以留待后人参考。

陈烺《松林山考》一文,给本来已经神秘的奇山松林岭增加了更多的神奇色彩。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务
主办: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协办:海南省大数据管理局  
琼ICP备05000041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01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