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上游戏时光机直抵童心
2020-06-01 12:02 来源: 海南日报 编辑: 莫中圆 【字体:   打印


海岛童年。

文\海南日报记者 傅人意 插画\云捷

作家丰子恺说:“我的心为四事所占据了:天上的神明与星辰,人间的艺术与儿童。”

童心,灿若星辰,宛若天上的神明,胜似人间的艺术。成年人总是喜欢不时地回望童年,回望那段被爱与趣味环绕的、回不去的时光。

回望童年的“时光机”有很多种,可能是童年的河边,挽起裤腿抓小鱼的欢笑声;亦或是某个春风沉醉的夜晚,观赏星星点点的萤火虫;亦或是一口故乡的野菜,难忘的咸鸭蛋……

而回望童年的游戏,是最直抵童心的一道出口。值此六一国际儿童节之际,我们回望属于年少时的游戏,回望我们在跑跑跳跳中的倔强与宁静,回望我们在肆无忌惮中的欢乐与自由,回望我们平凡往事中闪闪发光的童心。


玻璃弹珠。

有游戏精神的趣味童年 翻纸牌抓石子打弹珠

不少“80后”“90后”的童年,还没有手机和电脑,也没有Ipad,最好玩的游戏当然不是王者荣耀,而是和小伙伴手脑并用,蹦蹦跳跳,一起玩翻纸牌、抓石子、打弹珠等。这些不用花钱却十分有趣的游戏让人回味至今。

“小时候我最喜欢玩的是翻纸牌游戏。”现在在广州一家国企工作的“90后”文昌小伙王业勤回忆道,这个游戏“男女有别”,男孩子的玩法比较讲究力量、技巧的较量,女孩子的玩法更常规化一些。

一般的玩法是先将一叠纸牌放整齐,然后双方轮流用手掌拍,如果将纸牌的正面翻成背面,那意味着赢,奖品是翻过来的纸牌。另一种玩法,则是先用粉笔或树枝在地上画一个圈,将纸牌放入圈中,双方在一两米远的地方,用鞋子瞄准目标将牌打飞圈外者,则为赢。

“有时候看到邻居家小伙伴又入手了新的纸牌,上面有孙悟空、变形金刚、葫芦娃等图案,心里就痒痒,就赶紧‘组局’,迫切想把别人的纸牌赢到手。”王业勤说,如今回忆起来,这些纸牌做工并不精美,印刷甚至有点粗糙,但是孩子们只要玩得快乐,谁会在意其他的呢?也许这就是简单的童趣。

1985年出生的符莉香从小在儋州白马井镇长大,家里兄弟姐妹4人,爸妈忙着干活也没有时间照看他们。每天一放学,书包往家里一丢,她就和兄弟姐妹席地而坐,一起玩“抓石子”游戏。

“这个游戏讲究眼疾手快。”符莉香说,游戏一开始,先将小石子(一般是六七个)铺开,拿起其中一颗向上抛,趁着向上抛出去的小石子没有掉落,抓起地上的第二颗小石子,再接住刚才向上抛的小石子,以此类推。

“这个游戏,手掌大的小伙伴更容易赢,小时候我特别希望能快快长大,这样我的手就会再大一些,玩石子就能稳赢了。”想起童年趣事,符莉香不禁笑了起来,她的弟弟在玩这个游戏时由于总是输,经常哭鼻子。

“抓石子”游戏对石头的个头均匀、圆滑程度都有要求,所以符莉香小时候还特意珍藏了一套石头“宝贝”:那是经过她在海边精挑细选,大小均匀,且多次将棱角细细打磨过的小石子。虽然这是不花一分钱的“玩具”,但她十分珍惜。

一颗小小的玻璃球能玩出很多花样。每天数一数、摸一摸,这些五颜六色的弹珠就是小伙伴们的宝贝“家当”。这些“家当”从哪里来呢?

其实,很多小伙伴的弹珠是从家里爸爸妈妈收藏的一套“跳棋”里“偷出来”的。玩弹珠时,要冒着挨揍的风险,将弹珠拿出来,和小伙伴们一起分享这个紧张刺激的时刻。

弹珠的玩法有很多。或是在地上用弹珠按出一个小洞,然后在一米开外,将弹珠用手弹进去者胜出;或是在地上画一个圈,每人摆一颗弹珠在圈里,相互攻击,出圈的要将弹珠输给攻击方……

玩的时候,大家的姿势可谓千姿百态,蹲着、站着、趴着,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局下来,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混着泥巴沙土,回家又难免挨爸妈一顿骂。

“现在回想起来,这个游戏特别像低配版的高尔夫和桌球运动。很多人投入的游戏和运动精神在身上得以延续,也许是从童年玩弹珠游戏就埋下了种子吧。”王业勤笑着说。


“斗鸡”。

随心奔跑的自由童年 跳房子“斗鸡”玩“木头人”

一支粉笔,一块空地,一群小伙伴,就是愉快的一天。

以粉笔为画具,以地板为“画纸”,画出一个房子,房子上有九个格,标上数字“1、2、3、4、5、6、7、8、9”,孩子们就开始“跳房子”。每一步都很关键,单脚跳跃后要站稳,房子就归你啦!


“跳房子”。

“‘跳房子’最刺激的环节是,跳到8字的时候背过身子,双手盲抓石头,抓到了就算赢。”在海口一家职业学校就职的“80后”黄文茹说,有时候抓了半天还没抓到石头,双腿撑不住,屁股就着地了,输得很不服气。“游戏里有童年满满的回忆。其实很多游戏玩来玩去就是那样,但是却玩得特别开心和知足,那是属于童年时期的较真,真让人怀念。”

想战斗吗?那就来玩“骑马”吧!这是很多男孩子钟爱的游戏,有的地方也叫“斗鸡”。“一般是单挑比较多,用一只脚独立,另一只脚用手扳成三角状,膝盖朝外,用膝盖去攻击对方,如果对方双脚落地,那我就赢了。”王业勤说,有时玩得起劲了,也会混战,三人四人一起“骑马”,场面十分混乱,“往往在几局结束后,膝盖就会很痛,但是大家仍然乐此不疲。”

如果说“骑马”是男孩子的专属游戏,那么跳橡皮绳就是女孩子的最爱了。

“一二三四五六七,马兰花开二十一……”“周扒皮、周扒皮,半夜起来捉小鸡,小鸡正在做游戏,一把抓住了周扒皮……”


跳橡皮绳。

童年时期,每当院子里响起小伙伴们跳橡皮绳的口诀声,就知道游戏时间开始了。

跳橡皮绳的挑战性在于,随着绳子的高度慢慢从脚踝、小腿、膝盖、腰部调高到脖子、头部,难度会越来越大。“尤其是绳子调高到脖子处,如果不小心碰到另一边的绳子,就game over(游戏结束)。”黄文茹回忆道,还有一个关键点是,如果对方的身高比你高,那么你就很难够得到慢慢升高的绳子。“所以我们总是喜欢和比我们大一点的姐姐结成队友!”

“1、2、3,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西瓜!爆炸!爆炸!西瓜!”……

还记得吗?这两个游戏,都是小朋友们关于奔跑和追赶的游戏。喊到“不许说话不许动”时,最后的定格瞬间,总是有很多“戏精”小伙伴,摆出各异的造型:或张牙舞爪、或搞鬼脸、或单脚抬高等等,他们只是想向对方炫耀:“不管怎样,我都没有动!”

而“西瓜、爆炸”游戏,则是由一个小伙伴喊“西瓜”时,其他小伙伴不能走动,喊“爆炸”时,大家就重新获得了“自由”,尽情奔跑。

童年是随性奔跑的,是随心所欲的。在不同的游戏中,我们肆意挥洒汗水,赤着脚的快乐,只属于那样的年纪。

指尖上的童年游戏 做弹弓翻花绳叠飞机

在童年,有很多指尖上的游戏,其乐无穷。比如,制作弹弓、玩东西南北纸、翻花绳、叠飞机等等。

砍一根合适的树杈,绑上橡皮筋……自制弹弓可以说是农村男孩的一项必备技能,大家基本上都能无师自通,做出漂亮的“秘密武器”。“弹弓的子弹是什么?当然是小石头,瞄准目标,发射!但是每次拿着弹弓去瞄准在自家屋檐底下盘旋的燕子,总少不了挨大人骂。”回忆起小时候的调皮趣事,现在海口机关部门任职的“80后”赵中恒说。

还有折叠“东西南北纸”。用一块正方形的纸折叠成的玩具,两只手操作,分别放进大拇指和食指,能张开、闭合,四面写上“东西南北”。一般是两个人玩,让对方首先选择东西南北其中的一个,然后开合几次,翻开以后露出对方猜的那个字为赢。


“翻花绳”。

“翻花绳”的花样就更多了。一个人把线绳绕于手指间,预先做好线绳的空间布置以编成一种花样,另一个人观察其形态,对线绳的空间形态进行变换,这种变换就叫“翻股”,也就是对手要挑出种种由线构成的“新花样”的一种游戏,另一人用手指接过来,翻成另一种花样,相互交替编翻,直到一方不能再编翻下去为止。

“翻花绳”的花样有:“蚊子”“龟背”“小鱼”“飞机”“渔网”“秋千”“降落伞”等等。“有些十分复杂,稍不留心,就会陷入死结。”黄文茹说,现在仔细回想,这个游戏其实不仅要动脑筋,还是手工界的顶级游戏,比如每根手指必须巧妙地分工,手指、手腕、双侧肢体的灵活性、精确性和实际操作能力,都能在玩中得到不同程度的发展与锻炼。

每一个大人都曾经是小孩。当我们在回望童年,我们是在回望那位——“一个带着项圈的少年,举起钢叉,猛地刺向地里的猹”的“少年闰土”般渐行渐远的玩伴;当我们回望童年,我们是在回望那份尘封已久却希望它不时能在往后的岁月里探头探脑的童心;当我们回望童年,我们是在回望那段与之告别,却不愿告别的照亮整段人生的明朗岁月。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务
主办: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协办:海南省大数据管理局  
琼ICP备05000041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01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