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新世纪海南第一缕阳光
2019-12-30 17:01 来源: 海南日报 编辑: 莫中圆 【字体:   打印


在三亚藤海湾迎接千禧年第一缕阳光的黎族姑娘。黄一鸣

文/海南日报记者 侯赛

转眼间,2019年的进度条,只剩下最后1天。2020年即将来临,蓦然回首,曾经很多人满怀期待跨入的21世纪,竟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五分之一。虽然2000年已经过去了很久,但很多人依旧怀念它。

在海南人的千禧年跨年记忆中,当新千年的第一缕阳光照耀三亚藤海湾时,曾有许多人又蹦又跳、泪流满面。

世纪预言和“千年虫”

关于千禧年,至今让人印象深刻的大概是世纪预言和千年虫了。当时关于“世界末日”的传言甚嚣尘上,17世纪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的《诸世纪》在一些人手中悄悄传阅。

“回想起来,当时大家还真是杞人忧天。”海口市民符琼对当初的情形依然津津乐道。当时正在读初中的符琼,印象最深的就是班中同学之间互传着各种关于“世界末日”的小道消息。有同学家里甚至购置了家用发电机,预备万一“世界末日”来临没有电时,自家还可以发电维持一段时间。

符琼还记得,那年传得神乎其神的所谓预言还包括:1999年8月18日那天,太阳系九大行星以及太阳和月亮的空间位置将排列成一个大十字架,地球位于大十字架的中心。人类将迎来巨大灾难。

好不容易在紧张中度过了1999年的绝大多数时间,到了年底,计算机病毒“千年虫”在全球爆发,又让不少人陷入恐慌。

“千年虫”是指使用了计算机程序的智能系统在新千年到来时,因无法区分“00”究竟是代表“1900”还是“2000”,引发系统功能紊乱,从而引发全球性问题。

“千年虫问题是新旧世纪交替之时的一个重大事件。这一事件无论是对人类,还是对计算领域或者技术领域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教训。”海南日报信息技术人员韩万光回忆,事实上从1998年开始,大家已经开始为防范“千年虫”做准备,省里组织相关部门开了无数次会,在2000年来临之前,他们提前备份好了数据,更换了最新的软件设备。虽然做了十足的准备,但在零点到来之前,大家悬着的那一颗心还始终不敢落地。

浙江科技报记者汤茹悦在回忆文章中披露了当时的心情:“1999年年底,每次用电脑,我都会担心,我的计算机到底会不会识别‘00’。1999年12月31日那天晚上,我特意和家人待在一起,一直到午夜都不敢睡。”


游客市民在三亚大小洞天送别上世纪最后一轮落日。黄一鸣

跨入新时代的喜悦和狂欢

“世界末日”的谣言、“千年虫”的恐惧曾让很多人睡不着觉,但事实证明,这一切都是杞人忧天,新千年的钟声准时敲响了,整个海南岛沉浸在展望新世纪的喜悦和幸福中。

1999年12月31日下午6时整,随着1999年最后一缕霞光从天边渐渐褪去,2000年迎接新世纪的庆典在三亚南山举行。

据当时在三亚南山负责策划活动的媒体人肖剑回忆,当时人们从四面八方赶到这里,统一着装来到观海平台,为新千年欢呼、为新千年祈祷。时任海南省委书记杜青林宣布:“2000年神州世纪游海南(三亚)迎接新世纪庆典开幕。”话音刚落,数百只和平鸽从人群中振翅齐飞,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在海口人大会堂举行的迎接2000年海口万人欢庆之夜,人们欣喜若狂为新千年到来欢呼。资料图片

而当天晚上,在椰城海口,同样是一片欢声沸腾。刚上大学的郑国强和班上同学,坐着“喘息粗重”的老式中巴车,一起来到海口人大会堂广场跨年。

广场承载着椰城人喜迎新千年的狂热。在学生们的载歌载舞中,1999年23点53分,海口人大会堂广场的大屏幕画面切换到北京中华世纪坛的场景,人群一阵欢呼,人们挥舞着双手,两眼紧盯着大屏幕上的倒计时。23点59分50秒,伴随着电视屏幕上北京中华世纪坛的欢庆画面,人们一起数着“8、7、6、5、4、3、2、1”——2000年来了!人们不约而同地发出迎接千禧年的欢呼声,喊声和着北京“中华世纪钟”的洪亮钟声,响彻椰城的夜空。

荧光棒、彩旗、气球、衣服、帽子……人们挥舞着一切可以挥舞的东西,有人将衣帽抛起来了,象征希望的七彩气球飘向夜空。人群中老的少的,认识的不认识的,互换着自制的“千年同心礼”,嘴里都是祝福的话语。广场上响彻着迪士科的狂热旋律,青年们手拉着手加入舞圈,他们扭着身体,尽情感受新千年来临的喜悦。


人们在三亚藤海湾迎接千禧年第一缕阳光。黄一鸣

迎来新千年第一缕阳光

千禧年跨年的狂欢并没有因为夜色的加深而结束。在三亚藤海湾的沙滩上,来自全国的媒体记者,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上千人在此等待新千年的第一缕阳光。

据当时参加第一缕阳光拍摄的时任海南日报摄影部主任武进群回忆,2000年1月1日清晨7点钟左右,中央电视台现场主持人敬一丹面对全球138个国家、1000多个城市的40亿观众说:“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南省三亚市……”7时16分,离海平面一段距离的天边,太阳喷薄而出。7时17分,红日慢慢变大变圆,像小孩子的笑脸。7时18分,随着越来越快地升腾,一轮红日终于冲破层层云雾,射出万丈光芒。

现场音乐响起,人们欢快起舞。敬一丹面对着镜头说,“三亚是我国的南大门,也是开放改革的前沿地带。选择三亚作为迎接新千年第一轮日出的直播地点,是时代精神的象征”。


海南日报2000年1月1日刊发的新千年日出照片。武进群王军

2000年1月1日,海南日报的头版上出现了一张巨幅跨版图片,拍摄的正是新千年的第一缕阳光。图片说明上标注:2000年1月1日7:16摄于三亚藤海湾。当天的海南日报一出,不少媒体同行都给报社打来了电话,很多人不敢相信海南日报能在第一时间刊登当日的日出照片。在数码相机还未普及的年代,纸质媒体大部分使用胶片相机,从图片拍摄到冲印再传回报社,往往要花费几个小时。

这张图片的拍摄者武进群回忆,为了千禧年跨世纪的版面策划,海南日报编辑部开了多次会议,自己也利用私人交情,从《南方周末》的一位同行那里借来一台当时最先进的佳能520数码相机。这台相机体态笨重却价值不菲,价格要26万元左右,后来数字技术快速发展,数码相机变得越来越轻巧,价格也越来越亲民。

刚刚进入海南日报工作,一同参与新千年日出拍摄的时任海南日报摄影记者王军回忆,自己在2006年,以2300元的价格从某收藏网站上拍下当时使用的这款佳能520相机,作为对新千年跨年的纪念,也是对自己职业生涯中重要一刻的留念。

像王军一样,相信很多人都对千禧年有着刻骨铭心的回忆。很多人都不会再有跨越世纪的机会,那种一边听着末日流言,一边踮脚张望一个美丽新世界的心情,同样不会再有。但是转念一想,那个清晰明亮、欣欣向荣的年代,至少经历过,这本身就已经很幸福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版权所有©海南省人民政府网  中文域名:海南省人民政府.政务
主办:海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协办:海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厅  
琼ICP备05000041  政府网站标识码:4600000001   琼公网安备 46010802000004号